小黑

小黑这孙子写的也就凑合凑合看。

恋爱

【敬告各位,全是恋爱的酸臭味!ooc严重!】    

【温柔政X逗逼起】

自从第一次魔道改造之后白起就一直昏睡,白起不太清楚他睡了多久了,不知道也没关系,这也不是很重要的事。现在他睁开眼,扁鹊正在往他的培养剂里加别的五彩斑斓的液体,药进入身体里确实有些疼和凉,白起吃痛的哼出了声,扁鹊站在梯子上向容器里看了他一眼,然后推了推眼镜:“总算醒了。”    

那个男人爬下架子,叫来几个人把他从液体里捞出来,所有的人都不说话,白起轻易不会有表情,不过他现在着实感觉有些尴尬,毕竟要是你全身赤裸的被几个陌生人抬着到底会有点诡异的感觉,然后他就干巴巴的扯了一句:“你们是要把我抬去煮了吗?诶诶额,别拽我胳膊…………内个,能不能把我头发从地上拾起来,太长了,拖到地下去了……”    

扁鹊本来就没打算睬他,可实在被骚扰烦了,把手里的针管一丢,头发捡起来啪叽一下糊白起脸上去了。   

“………”我觉得你可能对捡头发有点误解。    
然后门吱呀一声打开,嬴政进来,看见这幅景象愣了愣,然后低声笑了出来。    

扁鹊微微躬身行礼,白起也微微的想转过头看那人,但因为刚改造过关节僵硬,浑身无力,愣是转了半天没转过头来,白起心想他脸上顶着一坨头发的样子现在的样子一定可笑极了,果不其然那人又笑了笑,白起涨红了脸。然后嬴政走到他的身边来,脱下斗篷给他披上,把头发拿在手里,缓缓的理顺。    

嬴政弯着眸,嘴角带笑的打趣道:“怎么不行礼?”    

“阿政……”白起很感激的看向那人,那人笑的时候很少,但笑起来真是格外的好看,嬴政微低着头,直勾勾地看着他,像是要看到他心里去似得,白起脸又不自觉地涨红。    

扁鹊默默的干咳了一声。    

嬴政胡撸了一把白起还湿湿蔫蔫的头顶,才满意的收回手去,把梳理好的头发捏在一只手里,白起刚有些遗憾,那人另一只手就轻轻的捏住他的指尖。白起一愣,随即看向那人,那人眯着眸笑的有些羞涩,于是白起也笑了。    


【扁鹊:操,还让不让单身狗活了!】

评论(12)
热度(68)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