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小黑这孙子写的也就凑合凑合看。

女装(白嬴)

【恭喜白嬴tap过千】

1/

嬴政很少会去将军府转转,但他和白将军的感情倒是好到令众臣嫉妒的地步,幸亏那时没有免死金牌这种东西,不然白将军岂不是要“为所欲为”了?

2/

夜深人静,嬴政还在批改奏折,灯烛莹煌,衬的那人皮肤晶莹温暖,白起收敛长镰侍立于一边,默默无言,夜色静谧。

忽的,一名探子快步悄然迈入殿内,恭恭敬敬的向他出声行礼,嬴政抬头瞧了瞧,有些疑惑,按理来说这时候旁人应该都误以为他歇下了,没有紧急的事情是不会来轻易打搅他的 。

“何事?”嬴政抬头瞥了眼,端起一旁的嵌雕玉盘龙瓷杯饮了口清茶:“慢慢讲。”

那探子却面露难色,看了看这年轻帝王,又暗暗看了眼他身旁的白起,还是拘谨的跪于原地。

嬴政立马会意,这怕是有什么事连白起都不能说,多半是那些奸臣逆者又想法子想离间他俩,还要给白起抹黑。

嬴政微微抿着唇轻笑,低下头又饮了口茶,眸光晦暗不明。半晌,这才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的开了口:“白将军先行退下吧,朕见你守卫多时,怕是早已疲乏不堪了。”

白起一顿,面色有些犹豫,但还是道:“谢圣上体恤,末将先行告退。”说罢,又抬头看了眼嬴政,这才退出宣室。

那小厮直见白起退出未央殿,一颗心放回肚子里,这才开了口:“陛下,白将军怕是觊觎于您。”

“哦?”嬴政喝茶的动作顿了顿,放下杯子,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怎么个觊觎法?皇位?”

那探子跪趴在底下,腿止不住的抖,吞了口口水,半晌,这才胆战心惊的开了口:“说出来怕是要冒犯陛下了…………”

“但讲无妨。”赢政毫不在意的道。

那探子还是犹豫,半晌,才战战兢兢地开口:“白将军觊觎的应该是殿下的颜姿…………”

“…………”嬴政怕是没想到这回的回答这么新颖,沉默了好一会,才道:“何以见得白将军觊觎朕的……………咳…………”

探子忙不迭的回到:“臣有证据,只是东西在将军府,怕是要殿下走一趟了。”

到了将军府,嬴政才知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他捧着灯笼久久沉默,无语凝噎,灯笼没什么好稀奇的,稀奇的是上面绘着他的画像,绘着他画像也没什么好稀奇的,毕竟虽然说私绘皇上画像是死罪,但也毕竟是平平常常人的画像而已。

但稀奇就在他——灯笼上的嬴政穿着女装,斜卧在奢华龙床上,妖娆风流,媚爻态百千,还…………还没穿裤子,整个画面说不出的淫爻糜,嬴政只想捂脸。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嬴政捧着那个灯笼心情复杂的木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来,看了眼身旁白起,“这…………”

“我…………哦不,臣…………”白起跪在那人脚下,也不知要作何辩解,抬头,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无比尴尬。

过儿好一会,嬴政才缓缓道:“起来吧…………”

白起赶忙爬了起来,抬头看看那人,见那人也在看着自己,又连忙低下头去。

于是两人又继续尴尬的站着。

嬴政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拿手指挠着红透了的脸颊,半晌,才小声道:“灯笼扔了吧…………”

“欸?”白起有些错愕的抬头,又有些舍不得的样子。

“嗯……”那人有些扭捏,别过头去,又嘟哝道:“下次想看女装…………直接来找我就好…………”

评论(3)
热度(151)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