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小黑这孙子写的也就凑合凑合看。

Te Amo (我爱你)【白赢】

【暗夜贵公子和白色死神】

【Te Amo是一首歌,在b站有白嬴跳舞视频,很久之前就想写了,前几天又看了一下,忽然就有文力而发】

白起发现嬴政占有欲强是在自那人第一口咬他的很久之后,这姑且先容许他放到以后再谈。

血族三百年才成年,彼时嬴政还只是只未成年的小血族,而他已经三百多岁,在这里任命保护小血族五十多年了。

在嬴政一百多岁的某一天,那天嬴政忽然问白起自己能不能在他脖子上咬一口。白起当时还不懂这是啥意思,就以为是嬴政饿了,心里寻思孩子咬就咬呗,于是就稀里糊涂的就说。

“成,你咬吧。”

然后他忘了自己的血液有毒这件事。

然后小嬴政被毒晕过去了。

…………

芈月尖声惨叫:“白起你带孩子就不会走点心吗!?”

呃…………好吧,虽然说小嬴政在当时是被毒的挺惨的,但…………白起发现对方完全没吃足苦头,对于咬他这件事上瘾到根本停不下来啊!过个十年半载的就要来咬他几口!

每次都被毒的贼惨。

白起一开始是拒绝的,毕竟这么做对嬴政和他都没有好处,但嬴政执意要咬,白起拦也拦不住。

然后白起就打心底觉得嬴政该不会是长歪了吧?你看,都抖m了…………

白起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终于某天担忧的找嬴政谈话了,问对方心里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追花姑娘的时候受挫了?

嬴政很疑惑:“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白起一脸老父亲看儿子出柜一般的悲伤,“你看你都抖m了,老要喝我血自残,来,有什么不痛快你和哥说…………”

嬴政觉得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呢。于是他微笑着问了白起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你知道猪为什么有两个鼻孔吗?”

白起一愣,然后纯真质朴的问:“额……为什么?”

嬴政继续微笑回答,“因为你也有两个鼻孔啊。”

然后长筒靴踢踢踏踏就走了。

身后白起觉得委屈。

不说就不说,干嘛人身攻击…………

但不得不说的是嬴政小时候又小又软的想咬他又够不着他的脖子,每每都是白起抱着让人咬的。

真的…………贼他妈卡哇伊啊!

好吧好吧扯远了。

其实白起对于自己对嬴政的定位一直是哥哥,毕竟那人小时候就喜欢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大哥哥又甜又软的,跟甜汤圆似的甜掉人牙。

…………

好吧定位再加半个爹的角色。

好吧他这个爹当的真的挺不称职的,他其实蛮喜欢嬴政咬他的。

在发现嬴政真的歪了的时候是在那人大概两百多岁的时候,那时候的嬴政已经不用他抱着就能咬到他的脖颈了,当然,在对方踮着脚尖,他弯着腰的情况下。

他心里还有点小遗憾。

对方在咬过他的脖颈后的一次,嘴唇似乎有意无意的蹭过他的脸颊。

嗯………嗯?

白起觉得他脸被嬴政嘴唇触过的那一处一下子就烧起来了。

对方事后没说什么,他也特么不好意思问——毕竟对方要是真的只是无意间碰到的呢?

他摸着那处脸颊,心脏似乎就陷下去一块。

真的不是无意间。

白起意识到这一点是在嬴政三百岁快要到临的前几十年,那天对方又咬他,这一次,嘴唇“有意无意”碰到的就不是脸颊了。

那人是勾着白起脖子咬完的,咬完之后,对方没放下手,就这么用一对血红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白起,白起被看的一脸懵逼。

………还有下意识有点想要躲避的不自在。

两人脸靠的极近,几乎是一前倾就可以吻到彼此的程度,白起实在也没处去躲。

然后嬴政就微微前倾,嘴唇飞快的在他唇上轻碰了一下。

!!!

啥………啥?发生了什么!?

白起更懵了,“阿……阿政,你在做什么?”标准的直男脑子。

“刚才不小心碰到了。”那人说的理直气壮,笑的也很挑事,仿佛在说:嗯没错,事情就是你想的那样?但是你能拿我怎么样?

信你我白起脑子里就是进翔了。

白起心里活动如是。

那人愉快的哼着小调就走了,白起不自觉的舔了一下嘴唇。

甜的………?

艹…………

白起:Σ(っ °Д °;)っ

等等,他刚才干了什么!?

科学解释一下,那种行为叫做回味。

关于嬴政为什么要咬白起,后来白起也是从家主芈月处才得知的。

当时对方正在修剪玫瑰花枝。

“嗯?”对方听了他说这件事,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你说嬴政咬你脖子?开什么玩笑。”

她剪下一朵玫瑰花枝,细细的把上面的小刺都削掉,边削边说:“血族可是只会咬食物和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啊。”

“所以说。”芈月郑重其事的把削好刺的玫瑰花枝插进白起手里,“如果是真的,你就快去告白吧。”

白起胆战心惊的提出他的想法,“我觉得我是食物。”

芈月毫不犹豫的打击白起,“你觉得你的血液好吃吗?做鬼啊,要有自知之明。”

白起:“…………”

得,哥没话说。

他的心却在芈月说那句去告白吧时动摇了一下。

但告白什么的到底是没胆的,况且白起也从来没想过要有这样的感情和关系,在他的设想里,嬴政这样优秀的人,就应该与血族优秀的贵族小姐终成眷属。

他挺满足于现状的,真的。

在嬴政三百岁的成年礼上,嬴政与美丽的贵族小姐在月光下携手共舞,宛如两只翩翩动人,追逐嬉闹的蝴蝶。

白起喝着酒撑着脸颊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们。那酒的度数着实有点高,他喝的有几分醉了,微微的笑着。

这就是他设想的样子。

“喂。”芈月端着杯红酒悄然无声的走到他身旁,“我孙子要被别人抢走了。”

“为什么要说抢?”白起噈了口酒,“他们很般配。”

芈月的声音有点艰难,“话说你真的没想过…………”

“从来没有。”在芈月说完所有的话之前他就回答了。声音轻细却掷地有声。

…………

“这就是起式傲娇………?长见识了。”对方含含糊糊的又咕哝了一声,白起没太听清。

“什么?”

“没什么。”芈月的声音也掷地有声的坚定,“我会让你follow you heat的。”

“follow……啥?”

芈月拍着白起的肩膀,眼神坚定:“毕竟只有这样那些追求HE的小妖精读者们才会给狗逼作者点小心心小蓝手啊!”

白起:“嗯…………?啥玩意儿?”

白起一脸懵逼:woc,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听不懂你们讲话了,我是率先进入老年痴呆了嘛?

在舞蹈结束之后嬴政找白起了,手指隔着白手套摸着对方脖颈。

白起看着对方,“怎么了?”

“没事。”嬴政收回手,“标记好像变弱了还要加强一下。”

于是白起闻声,耸了耸肩,就很顺从的低下头去,把脖子露在对方眼前。

一口下去。

“等……等等!阿政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什么?”那人细细的舔舐着他的脖颈。

“好…………好热!?我还感觉…………”

“唔啊你在干什么?”

“阿政你的身体好凉快,我好想………呜…”

“怪物你!啊!别………别…………”

一刻钟后。

嬴政:“呜呜呜,别…好痛……不,去床上好不好…………”哭唧唧。

清风徐过,花影斑驳,蝴蝶翩迁,月色正好。

(芈月露出老司机的微笑并表示:血族小时候咬人没有麻药春和谐药效果加成,但是长大嘛~你懂得。)

(PS:第二天嬴政是穿了高领衣服并且全程不敢走路的去退亲的。一脸懵逼老白起表示,诶?我昨天是不是把阿政上到哭着叫我哥哥停下的程度了?)

评论(9)
热度(124)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