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小黑这孙子写的也就凑合凑合看。

圣诞贺文【大秦亲情向】

【大家圣诞节快乐啦~】


圣诞夜前几天的时候小嬴政来找白起哭诉了。

对方哭的泣不成声,小手一边抹眼泪一边哽哽咽咽的说话,

“呜呜呜扁鹊和我说圣诞老人是不存在的,呜呜圣诞老人就是存在的对不对?”

白起闻言一愣,尔后便感觉有点哭笑不得。

阿政真可爱~

他蹲下身来揉了揉小吸血鬼的脑袋,看着对方的血红的眼睛,认真的说:“圣诞老人当然存在啦,你回去好好睡一觉,圣诞夜的时候你会见到他的。”

那人闻言,脸上还挂着眼泪的就笑了,泪水像是冬天掉进冰冷溪水里的星子,小吸血鬼用力的点了点头。


安慰好小家伙回去后白起和扁鹊说了这件事。

对方正在给亲王芈月做护理,瞥了他一眼,又转过头,推了推眼镜,一板一眼的回答:“死神先生觉得他还小么?是时候让孩子长大了,老是沉浸在一些虚构的东西里对小少爷不好。”

白起还想争辩一下:“可是他的年纪还只算得上是一只幼年血族…………”

扁鹊打断他,声音矜持而又淡然:“你知道,他并不是人类,他的幼年足足有一百岁…………”

“好了!先生们。”斜卧在软椅上的慵懒贵族芈月微微的皱眉,她闭着眼睛,“圣诞当晚我要在大厅举行宴会,你们是上宾,一个也不准少。”

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得,家主都发话了他们还能说什么?扁鹊遗憾的冲白起耸了耸肩。

白起低下头,没说话,兀自盘算着。


圣诞当晚时白起还是迈开长腿跑向嬴政住处,那晚雪大的迷眼,圣诞老人的假胡子装扮也着实扎人的很。不过白起顾不上这些了,他非常赶时间。

正跑着,迎面和一个人撞了满怀。

“嘶…………”白起捂着头吸着冷气从地上爬起来,正想道歉,一抬头,他吓得手里的礼物包都掉了。

“扁鹊!?”

一身圣诞老人打扮的面瘫医师一脸淡定的看他。

“对没错,是我。”

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扁鹊正想说点什么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一抬头,便见有血族展翅飞至嬴政住处窗口,怕是有人趁乱心怀不轨。扁鹊顾不上解释了,一道风似的就追上去,踩了树枝攀着窗台就翻进去了,白起忙也仿效他的做法跟上去。

于是他们见到了:同样是圣诞老人打扮的芈月窝在嬴政卧房的沙发上悠悠闲闲的喝茶等小吸血鬼回来,头发衣裳还沾着雪粒,毅然是刚从外面进来。

芈月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同她一样从窗进来,完美落地。

好了现在是三人之间大眼瞪小眼,气氛十分尴尬了。

还有什么不能明白的吗?都他妈的太明摆着了…………

芈月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正想说点什么来解释一下。

当此时,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三人齐齐转头——小嬴政回来了。


嬴政成人礼。

嬴政在举行完成人仪式和他家一帮老东西回去聊人生概念规划的时候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一脸兴奋的跟白起比手画脚,语气十分激动:“你造吗白起!圣诞老人是真的存在的!”

白起:“…………”

嬴政激动异常:“不仅存在!还有三个!乃敢信!?我都不敢信!”

扁鹊:“…………”

继续说:“居然还有女的圣诞老人!长见识了我滴妈!”

芈月:“…………”默默低头喝口茶。

嬴政依旧兴奋:“而且女圣诞老人居然还有胡子!”

芈月“噗呲”一口茶喷了。

嬴政闻声,疑惑转头:“祖母怎么了?”

白起扁鹊忙围上去打着哈哈给芈月拍背舒气:“没事没事,亲王可能是喝茶呛着了。”

一边低声焦灼的问着芈月:“咋办呀?他都这么大了还信这个!”

芈月擦着嘴,没看他们,“还能咋办?”她一脸欲哭无泪:“自己宠出来的龟娃子,跪着也要宠下去。”


评论(3)
热度(121)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