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啊啊………my love……我的天使

恋爱要在品酒之后【白嬴】

【天皇巨星嬴政弟弟  公司高管白起哥哥】


白起刚走出公司的时候又见着那人了。

精瘦的青年戴着墨镜背对着他,倚着广告牌压低声音在打电话,从他那个方向看去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灰暗剪影。夏天的热浪从拉开公司玻璃大门的那一霎那扑面而来,青年不经意的转过身看见他,一愣,然后向他招了招手意识他过来,而白起微微侧头,余光见到的是一群带着“唯朕独尊”字样帽子周边的少男少女过来——那些人这个青年的fans。

他小跑上前去,攥着青年的手腕把对方拉到一个偏僻的角落,然后喘了口气,才开口道:“你怎么来了?”

“嗯?”青年歪头看他,抿了抿唇,性感的薄唇水润而且亮晶晶的——那是因为涂了润唇膏,对方取下墨镜:“我来这里找你吃晚餐啊。”

白起嗅到扑面而来的酒精气味,皱了皱眉:“你喝酒了?”

“没有。”对方满口否定。

白起没说话,垂下眼睫看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青年。过了很久,也许是迫于对方施威的压力,青年不自觉的扭开脑袋哼了声。

“……是喝了那么一点点。”

男人抓了抓脑袋,“阿政,我都说了很多遍了别喝酒,会……”

青年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别像个老妈子一样,啰嗦死了,我好不容易来找你一趟可不是听你教训我的。”

白起哑言了,过了一会后他才开口。

“后天你不是在A市市中心有演唱会吗?你怎么来这里了?”

青年回答的很耿直:“因为我喝醉了。”

“………”

白起都已经记不起这是嬴政第几次这样了,这家伙莫约也就二十五六,却已经是国际一线巨星,即使歌星又是演员,每天忙得要死,却老是会莫名其妙来找他。他的弟弟,嬴政,如果不加上对方刻意来找他的次数的话,一年里可以见面的次数统共也就一两次,但对方生生是把这一两次变成了十几次。

白起把对方塞进自己的车里,然后“呯”的一声关上车门,自己去前面开车,对方也对于他这么粗暴地动作没什么表示,自顾自的打开手机刷起了微博,白起从后视镜里看见对方精致的眉眼在手机幅光的印射更加深邃。两人相对无言。

过了很久之后,嬴政才把手机塞进兜里,幽幽的开口了,“话说你这次来不来看我演唱会?”

白起没回头,掏掏口袋,从里面扯出张门票,在半空中扬了扬。

嬴政长长的,慢悠悠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看到了,然后他捏了捏手指,把自己兜里那张本来准备递给男人的门票又塞了回去。

空气再一次沉寂下来了,嬴政又捞起手机。

很久之后,白起才再一次听见对方的声音,对方正侧着身子戳着玻璃窗,指着一家店面大声叫嚷着:“诶诶,停车停车,就是这里!”

白起眨了眨眼睛掩住耳朵表示对方太吵了,然后颇有些无奈的停下车来,“在这里吃?你也不怕被认出来。”

“怕什么。”对方斜了他一眼。

但白起还是不知从哪掏出一副墨镜和棒球帽给人带上,动作细致入微,嬴政没动作,敛下眸,却是笑了。

“就这么怕和我扯上关系?”

对方一向流畅的动作一顿,宛如奔腾的溪流遇上巨石。而后声音淡淡的回答。

“这不一样。”

“有什么。”那人抬手抓着他的手腕,拇指细细的磨蹭着,墨镜后眼睛狡捷,“你是我哥,哥哥对弟弟的关爱难道不正常么?”

白起看了他一眼,“总会对你有影响。”

嬴政不可置疑的耸了耸肩,倒也是没说什么。

两人走进饭店,白起要了间包房。吃饭时候本应像是相别多年的老友一样开怀畅谈,两人却只是低头默默咀嚼食物。其间嬴政要求把红酒换成白酒,白起看了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直到嬴政端起高脚杯痛饮白酒时白起才心中一惊,想拦下时却已经晚了——对方已经灌下去了。

他无奈的敲着餐盘,本来想数落对方两句,可自家弟弟那双被辛辣酒液刺出泪水的朦胧双眼向他望过来的时候却心下一怔,涌到喉咙里的话语变成了别的。

“…………话说,阿政怎么老来找我呢?”

连白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也许他只是想有个答案,又也许他只是想把这句话说出口。

“我想看见你啊。”对方回答的轻描淡写,脸上带着红晕,歪着头看他。

白起又是一怔,然后匆忙低下头来给自己嘴里塞牛排。

白起现在敢确定嬴政喝醉了。

又听嬴政醉乎乎的问道“诶…………?你怎么也脸红了?”

白起咳了一声,端过酒杯饮了一口,“我喝多了。”

“哦…………”对方应着,放下刀叉推开餐盘,趴在洁白的桌布上直勾勾的看着他,半晌,感慨了一句:“唉,我哥真好看…………”

白起:“…………”果然阿政只有喝醉了才这么诚实。

嬴政又问道:“最近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

“诶…………”嬴政闻言,长吁短叹:“哥,你都奔三了诶…………”

“………”假装没听到,继续吃。

嬴政又问道:“床和|谐伴有吗?这个应该有吧?”

“……也没有。”白起的声音有点艰难了。

“那就该有男朋友了!”嬴政打个响指,立即接应道。

“咳咳咳咳…………”白起一下被吓噎了,低头一个劲儿的狂拍胸口。

嬴政见状噤声了一会儿,再开口时望着他的目光很是戚哀。

“有这么吓人…………?”

白起平复了呼吸之后咽了口口水,望着自家弟弟的目光一言难尽——阿政脑子里这一天天的装的到底都是什么。

他没说话了,搁下刀叉过去抱起自家弟弟,“走吧走吧,回家睡觉。”


他们一起走出餐馆,万家灯火已经斑斓了一座城市。白起刚想把嬴政塞进车里对方却忽然转过身来攀着他的脖颈,送上的是一个的吻。

白起瞳孔骤缩,无措的看着对方忽然放大的脸庞,半明半暗,眉间紧皱,堆积起一座隔着远雾的山峦,眼睛紧紧地闭着,在他的嘴唇上啃咬碾磨,血腥味弥漫唇齿,满是隐忍太久的绝望,像是濒死的黑天鹅——白起的胸膛间忽然有东西在疯狂的跳动着,快要冲破那里跳出来似的。

白起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嬴政忽然推开他,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垂下脸,语言鄙夷,模糊的说道“你嘴里的酒精味儿那么重还开车?”

“阿政你…………”

对方的转过身,动作仓促慌张,“看什么看!给我打车。”

白起沉默,于是他也转过身,面朝着马路,两人静默的站着,路上川流不息,灯火通明,在梧桐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不绝于耳之中,白起忽然听见嬴政懦弱的压抑不住的哭声。星星在白昼泛起黑光,太阳却在黑夜高高挂起,破碎的闪着七彩光芒的玻璃渣拼接成透明完美的玻璃杯,从泥土里枯萎的月季花瓣重新长出娇美的花骨朵,在半空中摇晃的木质拨浪鼓掉到地上了。男人叹了一口气,他转身把青年的墨镜扯下,在对方惊吓时瞪大眼睛的愣怔中,用拇指揩干净对方那对水气氤氲的眸子下的眼泪,然后深深的把对方拥进怀里,怀里的人被吓得一颤,然后温顺在他怀的里,白起闭着眼深深的搂紧对方,听着从未被车鸣声掩埋的聒噪蝉鸣。


评论(4)
热度(189)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