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啊啊………my love……我的天使

亲证,十分好用!【王者铠乙女文】

【第一人称】

【纯撒糖,请欣赏】



一、


我要谢谢我的那个仇家。



二、


那天,我在召唤新英雄失败后,准备离开的时候天都黑了。我从汉白玉和大理石堆砌而成的祭坛离开,在雕刻着繁古符文的螺旋状阶梯逐级而下,我先生铠捧着无根水和魔蝎毒液等祭品走在我后面偏右边的位置。

正走着,忽然一只暗箭划破空气,直扎入我右胸口,我“噗呲”喷了一口血,身形一晃,膝盖一软,直接摔坐地上去了。

仇家的声音从暗处传来:“呵,魔铠!算你好运,这个女召唤师帮你挡下了,下次见面,别怪我不客气!”

我听着这话,嘴里吐着血,心里奔着溃,想着:唉我不想挡的啊!麻烦你自己射的时候长点眼好吗?

而我先生被这措不及防的把戏也弄得吓了一跳,连忙上去挽住我的胳膊。

他低头看我,那双宛如掺了金砂般的红眸里深藏旋涡,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慌张。

“我……我先带你回去治疗。”

“别。”我攥住他手臂,咳着血,运动魔力在胸口探测:“我好像中毒了,自己还化不了的那种。”

他连忙把手指点在我眉间检测,并未发现有恙,一脸疑惑的回答:“没事啊。”

又是那个讨厌的仇家的声音不知从何处措不及防的响起:“哈哈哈,铠!你想不到吧!?我在箭上抹得不是毒药是|春|药!”

那人那话气得我立马吐了一口血,差点给哭出来了。这说的是人话吗!?既暴露了手笨又暴露了智商低。



三、


虽然在铠把我带回住所安顿好的时候,我的魔力基本上就把自己伤口给补好了,神清气爽活力充沛的和吃了大力丸似的。

但是*药的药性是没法排除。

铠是在听完那个搞事仇家的话后,把我一边弄回去,一边一脸正经的问我:“什么是春|药?”

我则是一边挂在他背上,无聊的试图用他的铠甲磨指甲,一边向咱们伟大的龙城领主科普:“诶,这个药啊,也没什么杀伤力,就是这个时候呢,你的力气会下降一点点,这就差不多和你们魔族的发*期是差不多的……”

我先生,那个常年正经脸的禁欲系老干部,在这时候打断我,脸上不可思议的红了一下,声音发虚:“什么期?”

我面不改色的说:“就是发*期啊。”

铠看我这么淡定,自己似乎就有点无法接受的样子:“为什么你个女孩子说这个会这么自然?”

我瞥了他一眼:“有什么吗?”

铠红着脸:“没有没有。”

然后铠把我带到卧室,一推门,华丽丽的一张欧式大床。

我一愣,一脸激动的看着铠,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铠就被我饥渴的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别想歪,你在这躺好睡一会儿,我去让下人给你弄清心寡欲汤。”

于是我就很听话的爬上床,钻进被窝拉起被子,乖乖的看着他。他出去嘱咐完下人又回来,走到红木镂花书架前拿起一本《格林童话》。

我看着他这么做,简直是一脸懵逼。

唉,为什么明明是里|番或者肉|文的展开,偏偏给我先生这个一米八几大高个演绎出了一种妈妈给儿砸讲睡前故事的感觉!?

这算什么?里|番的新境界?



四、


今天的铠先生也拒绝被调戏。



传说中的清心寡欲汤,居然是一种果子!

我一脸震惊,抬头看他:“这啥?”

他端着果盘理所当然的说:“清心寡欲汤果啊。”

“诶……那行吧……”我张嘴,他拿着一小片原谅色的果子凑近我的嘴边,放进去,然后他的指尖就被措不及防的舔了一下。

先生手一抖,东西“啪叽”掉我衣领上,老妈子的凯先生拿纸巾清理干净,眉毛也拧成一团乱麻,边训我:“舔手指?跟谁学的。你皮这一回开心吗?多不卫生,漱口!”

得得得,这人真是一点浪漫感都没有,刚出来点旖旎暧昧的气氛就被他破了。

我摆出无辜脸:“就是不小心啊。”

嘴又笨情商又低的凯先生一脸憋屈的皱着眉头,可怜兮兮的,却又不会反驳,只好低下头假装若无其事的红着耳朵继续喂了。

看他那小模样,我又心疼,心里又满满的都是泛滥成灾的萌感,就忍不住想“吃”了他。



五、


但在喂的时候我还是故伎重施,并且安安稳稳的躺好,好整以暇的笑着看他。

然而他居然闷头假装啥事没有!

但我能放过他吗?那是肯定不能。

我就凑过去,“哎,铠,你是不是脸红了?”

他正经淡定的死鸭子嘴硬,“没有。”

“诶……那你……”我毫不犹豫的凑近,看他垂着眼睫躲躲闪闪,一幅憋屈的被恶霸调戏的良家妇女的样子。

我安稳做好,迎着光仔细的打量我家龙城一朵花的盛世美颜,说是花,这话其实也不尽然,我家先生的样子更像是沾染血污的剑刃,印着月色,泛着古朴精致的花纹的同时,也泛着冷厉的寒光。许是清心寡欲果还没起作用,我是越看越咂摸出几分情动的滋味,大有想去“刀口舔血”的冲动。要不是我家先生不同意,我恨不得立马把我家先生按在身底下好好疼爱一番。

我那时候看着他的时候那眼神肯定特别流氓,感觉吓得铠都隐隐有捂胸的冲动了。我是一边慢条斯理的理着衣领一边耍流氓:“我跟你讲,我们已经结婚了,你现在是我先生,我就算立即把你吃干抹净都不用付法律责任。”

铠:“……”

我家先生哪里是吃素的哟,他也慢条斯理的瞥了我一眼,把果肉塞我嘴里堵住我的嘴,便说:“你先琢磨着怎么丰|胸吧,怀了孩子我怕你饿着他。”

我:“……”

嘿我这倔脾气!我像是脾气好的人吗?当时我就掀开被子,一个咸鱼翻身,下了床。

一边走一边气哼哼的对他喊:“哼,嫌我胸小?我走了!你最好别追上来…………诶诶诶你快来留我,留我,留我啊你!”

于是就毫无原则的回去哭唧唧的抱大腿吃果子了。



六、


第二天的时候我就准备去追杀那个仇家。

在挑选英雄的时候一想到我先生那个醋劲呦,表面上什么都不说,一副“我是贤妻良母夫君出去做什么我都同意”的笑摸样,实际上心里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呢!还越算醋味越大,越算醋味越浓,算到最后就干脆一头扎进醋海里翻波,翻得满心醋浪涛天的。就这么着,我出远门的时候敢和别的英雄出去?只能含泪挥别哪吒玄策。

于是就画了空间转移符赶紧窜到龙城拽了铠一起去。

我家先生听了这个选择倒是很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挑着眉头的问我:“为什么选我一起去?”

得,这还得做个阅读理解表示这才不是他一手导致的,就是我爱他爱得太深,深到无法自拔,走哪都得和他一起。

为什么选他?废话,这还用问吗?那肯定是因为你是我老公用起来方便啊!

但是哄自家先生是肯定不能这么说……

我低头琢磨好一会儿,然后才抬头一脸认真的说:“因为你长的好看!我特别喜欢。”

他抱胸,低头看我,明明嘴角已经微微勾起了,但还是装作很无奈的样子:“自古红颜多薄命你没听说……”

我伸爪拍他肩膀,露出标准的可以拍牙膏广告的笑:“就是因为你的脆弱,所以才需要我寸步不离的呵护啊!”



七、


他挑着眉头,眼睛里弥漫起笑影,却还是继续试图迂回:“嗳……可我最近工作太多,累的连法术都使不出来了。”

诶,这家伙,得寸进尺了嘿!想听我夸你就直说呗。

我一脸信心满满:“没事!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诶等等,好像有点不对了吧!

为什么人家英雄和我家这只完全不一样啊!老板,我要求退货。

开玩笑的,我哪舍得把这个家伙撒手龚人了呢。

我心里还在那兀自琢磨有哪里不对,他却“噗呲”一声被逗笑了,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发,带着笑意又郑重的说:“笨蛋,记着这次回来就好好做龙域领主的全职太太就行。”



八、


因为那个仇家住的地方是在荒郊野外,晚上我们无可奈何,只能露宿。

我去搭帐篷,我家先生就留在原地负责取火种。

结果我帐篷都搭好了,回来一看,嚯!火还一点没有。

我就偷着笑,这个家伙打仗可以,生活里面可全是九级残废,没了我能行?可不得好好嘲笑他。

然后我就特别矫造的跟后宫娘娘似的明知故问:“诶,铠啊,怎么还没有火啊?”

他还有理了:“你说我就负责貌美如花。”

我蹲他边上,真诚的谴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玩意儿。”

铠:“……”他真的不讲道理,自己嘴笨,说不过,就动手,搂过我的脖子就啃了一口。

我连忙认错:“诶诶,我错了,你别……疼。”



九、


我们跋山涉水。终于到了仇家的住所。打斗一切顺利,最后的时候,我见仇家血色晕染在大地上,一动不动了。这才长出了口气,拔出剑,正准备离开。却没想到那仇家竟然还有力气拨动藏在袖中的箭弦,暗箭穿空射去。

我看着暗箭破空飞去,直冲铠的方向。心跳那时停止了一瞬,头皮发麻,几乎是下意识的,我丢下法杖,什么也顾不上的,呼吸停滞的向铠冲去。


……然后就看见铠听见动静,一脸懵逼的回头。看见箭,一愣,抬手,一把抓住破空而来的箭。那小表情瞬间从呆萌懵逼切换成轻蔑高傲,“就这东西还想伤到我?”

那仇家见状,眼睛瞪得老大,嘴一张,喉咙里“咯咯”两声,头一歪,没气了。死于被铠气死。

我总算长出了口浊气,放下心来,于是伸手,给他比了个心,激动的道:“擦浪嘿呦,铠酱!我爱死你了!你超厉害!”

他脸不红,心不跳,真是一点不害臊:“嗯,我知道。”



十、


然后那个仇家突然抬头,哈哈大笑,吐出遗言:“我箭上涂的还是春药,你们想不到吧!”

我当时就真诚的觉得,这人这么缺心眼,能活到这么大,真是上天的垂爱。



十一、


说起来,虽然我们已经结婚好久了,但是其实我们还没有洞房花烛夜,也没那啥。好吧,我得承认,在我刚召唤出他那会儿,我就馋延他的美色了,并且很想把他给那啥了。

但是出于对我先生隐私的保护,我这个“大嘴巴”愣是憋住没问他为什么不和我那啥。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我们没有清心寡欲果,铠这家伙还死拧?要是没什么正当理由,这荒郊野外四下无人的……那可就别怪我把他吃干抹净了。

我一脸真诚:“铠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不行?放心,我不会笑你的。”

铠闻言,一脸淡定的瞥了眼我的胸,轻咳一声,又移开目光:“我就要是怕你要是怀孕的话,我们的孩子会饿着。”

我:“……”这个梗一点也不好玩好嘛!

我恼羞成怒,毫不犹豫的举拳擂他:“你大爷的!你以为老娘想给你生孩子吗!不对……别扯开话题!为什么不愿意?”

铠就这么忿忿的看着我好一会,才开口:“你没听说龙性本yin这话吗?我就怕伤了你。”

我不屑地“戚”了一声:“那你难道没听说过‘只有被累死的牛,没有被耕坏的地’这句话吗?”

“哦……那好吧……”他就画了个符,带我回龙城了。

然后我才知道这男人禁欲太久,放纵就是一头狮子。

“喂喂,轻点……轻点啊!”



十二、


然后第二天我掀开被子一看,遍体痕迹,浑身疼的要命。

我捏着下巴,一脸深沉的道:“啊,我对你的好感瞬间就降低了很多。”

他亲昵的捧着我的脸颊,慢慢的吻下去。

“那我只好尝试用脸来补一补你的好感了。”



十三、


“喂喂,美男计,这招没用啊。”我从他怀里挣扎出来。

他对我咬耳朵:附到我耳边,声线磁性暧昧,热气呼出,触电般的酥麻感从耳垂蔓延到心里,我心里小鹿乱撞,差点又停跳了几拍。

然后我就听见他说,“想让我用美男计?那你先寻思怎么让咱两的孩子别饿着再说吧,我叫下人又买了两仓库的木瓜。”

用美男计?哪有!我家龙城一枝花长相俏的不行,就算站那都是一道风景……不对,重点好像又跑偏了…………

虽然想了半天还是没把重点歪回来,但还是气得我把被子全拽过来,把自己个儿卷进被子里半天没和他说话。

他眯着眼笑,俯身过来直接连被子把我抱起来,声音清磁的哄我。

“诶诶,别生气了啊,我错了我错了。”

我拱了拱,还是决定很有反抗精神的缩的好端端,半点没动,心里就是郁闷。


我家先生被宠的简直反了天了,怎么破?在线急。


评论(8)
热度(98)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