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啊啊………my love……我的天使

睡美人【幻忽】

【我的天哪刚才刷了一下微博,忽幻甜的要命了!呜呜呜写不出这两个人万分之一的可爱】

【四千字左右,甜向,忽悠的漫展半架空】


 睡美人的转换公式:睡觉的忽美人 = 睡美人

 
 
 
1、 
 
忽悠最近老是犯困,还动不动就睡觉。 
 
这着实令人担心。 
 
某幻第一回发现这事是在前几天一起作为嘉宾去的漫展。忽悠当时就坐在某幻的旁边。中场休息时间过得着实无聊,某幻干脆就打开直播间开始撩粉丝了。 
 
“直播哪?”同样闲的胃疼的忽悠就笑嘻嘻的从旁边探过头来,黑色高领毛衣外边套了一件灰色大衣,头发软趴趴的,给人很温润的感觉,只过来看了一眼又把头缩回去了。“诶,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是不打扰,那是在清醒的时候,忽悠许是最近没休息好,一直在揉眼打哈欠,某幻问他要不要先回去的时候,忽悠还出于待会儿还有活动,很有良心的连连拒绝,愣是坚持住了没睡。 
 
但过不多久,脑袋就“啪叽”砸某幻肩膀上去了,睡得死沉。 
 
某幻对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一抖,手机也“啪嗒”掉地上去了。某幻没把人推开,自己默默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把手机捡上来。 
 
捡回手机某幻干脆就一手举着手机,一手呼噜了把枕在肩上那人的头发,苦哈哈的在直播间里问诶呦现在该怎么办啊?忽悠枕我肩上睡着啦。 
 
b站奇人多,直播间里真是说啥的都有。 
 
(・ω・)趴桌上。 
 
(・ω・)(・ω・)(送回去。 
 
(=°Д°)(=°Д °)(・ω・)亲一口! 
 
ヾ(Ő∀Ő)ノヾ(Ő∀Ő)ノヾ(Ő∀Ő)ノ亲一口,亲一口,亲一口。 
 
某幻纠结的皱着眉头,认真的盯着那个“亲一口”好一会儿功夫,然后他转头看看忽悠,那人眼睫纤长,皮肤红润,算不得是特别好看的类型,但确实像是阳光一般的邻家男孩。本来某幻是打算直接让人在这里睡得了,但现在某幻咽咽口水,想着诶这么可爱的娃,要是让哪个泰迪怪蜀黍给骗走那多可惜啊。 
 
于是粉丝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某幻的表情从┐(´-`)┌到Σ( ° △ °|||)︴再到ˉ﹃ˉ,然后握拳,仿佛决定了要拯救世界一般说了一句:我先把他送回房间了。就扶着忽悠离开了。 
 
直播间的粉丝惊悚震惊,纷纷表示感觉像是把小可爱送入了狼口了。 
 
 
 
 
2
 
第二次忽悠睡觉是在给粉丝签名的时候,那人本来专心致志的签着,一边签还一边兴致勃勃的和粉丝聊天,后来渐渐地就开始口吃,说话含糊了,眼皮下垂,小肉爪子在写到切的时候顿了顿,肌肉一松,笔“啪嗒”一声掉了,脑袋也砸桌面上去了。 
 
之前可以放任他睡,但现在不行,面前粉丝等的急啊,又不好意思推人,惶惶然不知该怎么办。某幻看不下去,就伸手推了推人。 
 
幸亏忽悠睡的不深,倒是立马就醒了,忽悠抬头,稀里糊涂的环顾一圈,没看见熟人,就看见一个某幻,带着鼻音的下意识喊人:“诶,幻……” 
 
声音软腻的某幻一愣,手指肌肉一松,注意力噼里啪啦的传回耳朵,电流从耳朵穿到胸膛,刺激的心脏都扑通扑通的胡蹦乱跳的。 
 
在很久以后某幻忽然想起这一幕才发觉,似乎从那时候开始,或者是很久以前?自己就动了心。 
 
不得不承认,忽悠真的是个神枪手。 
 
子弹上膛,一击必中。 
 
 
 
3、 
 
老是睡觉,这肯定是不行的。 
 
在晚会席的时候忽悠又睡着了,散席后回去,某幻虽然也挺为忽悠堪忧的,但是他们的关系也没好到可以去管人家私事的地步。 
 
但是粉丝心疼啊,散席了就偷偷找到某幻,“诶,幻君,您能不能帮我把东西给一下忽悠啊?” 
 
那个小粉丝说着就笑得特别乖巧的举起了手里的汇源肾*片。 
 
某幻一看,登时吓了一跳:“握草?你送这玩意想干啥?” 
 
小粉丝有点羞涩了,就着急忙慌的就打开手机搜百度:男人老是嗜睡怎么办? 
 
搜出来就把手机递给某幻看:感觉肾虚的厉害,bou起不硬,体力不行,时间很短。 
 
某幻:emmmmmm……我懂了。 
 
某幻:“你怎么不自己去送,来找我干啥?” 
 
小粉丝一脸羞涩:“会被误会嘛……再说,忽悠一个大男人,肯定不喜欢人家说这个啦。而且您不是和忽美人关系好嘛,求求您啦,你超帅了!” 
 
本来打算拒绝的某幻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果断收下了药盒。 
 
 
 
4、 
 
于是第二天忽悠就收到了来自某幻的亲切问候……以及对方严肃的从背后掏出的一盒肾*片。 
 
忽悠瞪着对方塞到自己手里的肾*片,一脸呆滞:“这啥?” 
 
某幻微微一笑:“男人嘛,理解,我不会说出去的。” 
 
然后他端出已经冲好的药水就给人灌下去了,忽悠一脸惊慌:“诶,不是,我@#¥%&*#……” 
 
就被灌下去了。 
 
被药水摧残的嘤嘤怪忽悠宛如冬日里瑟瑟发抖的小草般柔弱,惨兮兮的就趴在人肩膀上哭诉:“幻,这药苦的慌……” 
 
某幻呼噜了把人的头发:“乖哈,今晚带你吃鸡。” 
 
“吃鸡……”忽悠一愣,脑回路清奇,顿时就来了精神:“大兄dei。你给我喝这个,你怕不是xing暗示呦……” 
 
“……” 
 
“可住口吧你。” 
 
 
 
5、 
 
实话说,那药并没有什么卵用。 
 
那天他们出去转悠,撒娇怪又是一阵哼哼唧唧:“诶呀,幻,我好饿啊,怎么办啊幻?” 
 
一口一个甜到溺死人的幻,落在心里,砸的人晕乎乎的。 
 
果然是撒娇的男人最好命。某幻无可奈何的把人按在林荫小道边的长椅上:“你乖乖坐着,我去买点零食啥的。” 
 
就是离开买个的零食的功夫,那人又睡着了。 
 
某幻把人推醒。 
 
就这种身体情况,在外面溜达?那肯定是要回去了。 
 
那天的风着实有些厉了,忽悠的脸冻得红扑扑的,一边搓着手一边哈气。某幻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就是挺舍不得这家伙这么冻着的。心未动,身先行,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倒是取下围巾给人圈上了。 
 
忽悠也着实吓了一跳,随后又眯着眼笑,抬手揉着某幻的脑袋,怕是一天不说骚话他就浑身难受,开口就是贱兮兮的一句:“诶,熊孩子没白养,都知道疼爸爸了。” 
 
啧。 
 
某幻把人的肉爪拿下来团在手里,忽悠的手冷的像是冰块,他自然而然的就揣进口袋了,只在心里长叹。 
 
唉,到底是谁养着谁哟。一天天的不让人省心。 



6、


走着走着,忽悠又睡着了。倚着某幻的肩膀,扒着他的手臂,半张脸隐在围巾下面,刘海微乱,头发软趴趴的,莫名让人想起棕毛的玩具熊。


某幻真是拿他没办法了,干脆就凑近那人耳边,大吼一句:“别睡啦,口水流成河啦!”


“卧槽卧槽!”吓得忽悠一个激灵,连忙伸手抹着自己下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立马就羞恼的拿胳膊肘杵人:“奶奶的,你骗我!”


某幻和人打商量:“诶,忽悠,要不我直接背着你吧?”


忽悠脑子当机了一秒,耿直的回答:“……背着我爸?你为什么要背我爸?”


某幻:“……”


忽悠憋着笑立马哄人:“诶诶诶,别别别,我开玩笑的。”


想了想,又问道:“这样不会麻烦到你嘛?我自己坚持一会儿得了……”


某幻已经蹲下来了:“你不上来才是麻烦我,麻溜上来。”


忽悠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想了一会儿,还是乖乖趴人背上去了。


在人背上蹭来蹭去,蹭去蹭来,骚话王还是耐不住寂寞的扒在某幻耳朵边,声音又软又乖,还藏着一丝笑意:“诶,幻啊,我重吗?”


某幻声音被某只毫无自知之明还蹭来蹭去的家伙压的有气无力:“重。”


忽悠继续笑:“是因为我是你的全世界吗?”


某幻白了人一眼:“多沉你心里没点数吗?”


“嘿嘿嘿……”忽悠就不好意思的在人背上一个劲傻笑,笑着笑着,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某幻知道对方肯定又睡着了。


忽悠的脸就挨在某幻脖子边上,软乎乎的,呼吸温热的洒在皮肤上,漫了好大一片轻飘飘的宛如彩霞般的红,又软又甜,温柔的宛如冬日暖阳。


某幻就望着地面,平静的感受自己心跳如雷。


路边街灯蓦然亮起,绵延直至看不见的远方,照亮未来。




7、


明天离开漫展,于是今天一堆up主就非要一起找乐子,凑一起喝酒玩国王游戏。


在加入游戏之前,某幻没想到自己会输,直到稀里糊涂的灌完酒之后自己才反应过来。


当时花少北大笑着举着空酒杯踩在沙发上,摸样也是醉醺醺的,操着一副纯粹的河北口音大叫:“来来,酒我是第一个喝完的,我是国王。哈哈哈……”


某幻一边继续喝着杯子里余剩的酒一边拿眼睛瞄着花大傻子,努力眨巴眨巴眼,混沌的脑子这才反应过来他的国王游戏是输了。


忽悠扶着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花老师平时看起来很是纯良,喝了酒就原型毕露,混世大魔王笑可谓是十分张狂了。


“哈!谁叫你们你们老在我直播间里带节奏!今天……”他身形晃了晃,打了个酒嗝,“今天,花大国王就要你们两个接吻!”


“哇!这个……”某幻吓得的酒就一下子渗气管里了,咳得他眼泪都快呛出来了:“这个过分了吧!我说……唔……#¥@@#¥%*……&”


原本还在另一头的忽悠不知何时过来了,扑在他的嘴唇上啃啃咬咬,很明显是醉了。某幻当时脑子就当机了,一脸懵逼的被人强吻。


完了,老子的一世英名啊……


周围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醉鬼up主欢呼起哄,某幻抱着这只糯米团子无奈的叹息。本来是打算放忽悠一马的,但现在从完璧之身变成残花败柳的某幻决定严肃认真的思考是先把忽悠吃干抹净还是先让忽悠对他负责。



8、


某幻把忽悠送回房间,正想把人大衣脱了塞被窝里呢,一个不注意,自己反倒被忽悠压到床上去了。


某幻无可奈何的想把这个醉鬼推开,手抓着那人肩膀,思绪却不知不觉飘远了,下意识的张口就问道。


“喂,忽悠,话说那盒肾*片你吃了嘛?”


忽悠亲昵的蹭着他的胸膛,声音又软又温吞:“诶,有你在边上我还吃什么肾*片啊。”


明明就是很乖很宠的一句骚话,但是某幻严肃的皱着眉头思考,很明显是想远了。


唔……也对,这家伙一看就是受,为什么还要补肾呢。




9、


其实某幻在发觉自己喜欢上忽悠的时候,性取向已经弯成蚊香但还是钢铁直男脑的某幻还认真的列了张条列看看忽悠到底中了自己喜欢的哪条。


结果反倒是一条没中,不喜欢的部分却全中了。


首先,他不喜欢男的。


其次,他不喜欢奶声奶气又太过温和的家伙。


最后,他也不喜欢忽悠身边的那种味道带来的感觉,温吞甜腻到软绵绵的,像是能把人包裹囚禁一辈子的牢笼。


也是心甘情愿被囚禁一辈子了。




忽悠实在算不上某幻喜欢的那种类型。


但可能吧,爱情来了就是巧合,而且还毫不讲理。


某幻抱着忽悠心满意足的闭眼睡觉。


可是爱情是什么谁明白呢。


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大半辈子吧。



评论(7)
热度(433)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