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小黑这孙子写的也就凑合凑合看。

呆头鹅【幻忽】

一、


某幻喜欢喊人家呆头鹅,却毫不自知自己也是。


忽悠和某幻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是某幻先发起的邀请,对此万年害羞怪忽悠表示非常满意,虽说平时撩自家对象的都是忽悠,但是推动感情更进一步什么的,比如面基、负距离了


解伴侣之类的事,万年害羞怪就做不出来,很想这样可是又脸皮薄,害羞怪只好抓心挠肺的忍着。幸好一个是活泼吃鸡,一个是稳重吃鸡,互补的很,某幻也没让他失望。


但虽然是约出来了,更注重这事的明显是忽悠,毕竟为了这事,忽悠还认认真真的去做了个头发。


但那时天公却不作美,骤然下起了雨。


其实雨也不算很大,淅淅沥沥带起温润水汽,每一滴水珠都折射着一个美妙的梦,浪漫的很。忽悠少有的认真考虑了打扮,悉心换了身既不显得太过轻慢又不显得太过庄重的外套,开开心心的撑把伞等某幻过来。


但是很明显,这些细节都没被某幻发现。对方来了反而很忧虑的揪着忽悠衣领子就把人拖走了,边走还边跟个老妈子似的唠叨:“诶呦诶呦,都下这么大雨了,约个毛会啊,回家回家。”


伸爪揉了揉忽悠的头毛,又嫌弃:“啧啧啧,脑袋咋也淋雨了?”


动手动脚的,愣是把忽悠的发型给搓没了。


忽悠:“…………”


摊上这么个木鱼脑袋对象,各种暗示也没用。


忽悠心里苦。




二、


比起男朋友的感觉,有时候某幻给忽悠的感觉更像是老妈。


有次趴在自家恋人胸膛便喝酒便闲聊的时候情动了,没有润滑油,忽悠提议用沐浴露代替的时候,试问哪家男朋友会忽然严肃,认真的和自家恋人科普沐浴露这样用会引发炎症,其痛感就宛如菊花被一百只驴蹄子践踏过一般。


忽悠被这一套科普整的完全没了xin致,恼羞成怒的甚至还想用手边的酒瓶子捶爆某幻。


当然,这套操作只能在脑海里YY,打某幻这种操作是不存在的。


某幻这只呆头鹅忽悠揣心里宠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打呢?


科普完的某幻二话不说就把忽悠抱进洗浴间里,忽悠正想着某幻这架势大概是要让他自己解决?天哪,好丢脸……


然后某幻就把他按在浴缸里狠狠艹了一顿。


第二天明明正值青春壮年大好年华的忽悠艰难地揉着一把快要散架的老腰表示:我会舍不得捶爆某幻?不存在的。




三、


当年一起打吃鸡的的时候忽悠只能听着耳机里又苏又磁的声音,心里痒痒又无可奈何。但现在忽悠不和某幻一起打吃鸡了,因为他更喜欢在某幻打吃鸡的时候亲昵的腻在某幻边上扰人安宁。


“诶,幻,幻幻~我滴幻~”


某幻移开视线,看着那个家伙:“怎么了?”


“我给你个东西好不好嘛~”


某幻一脸冷漠的又重新移回视线:“不好。”


撒娇怪恼羞成怒了:“mmp的,伸手。”


“啧。”某幻放下鼠标键盘乖乖伸手。


忽悠又重新拾起乖乖仔的模样,抓着某幻的手左看看右看看,端详了半天,才把自己的爪子放进那人的手掌里,声音甜的要命:“我把我给你好不好?”


某幻压着笑低头,“不要。”


真是不解风情!气的忽悠当时就上手蛮不讲理的掐人脖子了:“不行,就得要!就要就要就得……唔……”


某幻挑了挑眉,眸子里笑盈盈的就勾住忽悠的脖子,凑上去唇齿相交,堵住了这个家伙的嘴。




四、


以前看见那些无脑爱情小说的时候忽悠总是嗤之以鼻。直到自己谈恋爱了才感觉出那种被泡在蜜糖里的感觉。


那真是打心底里的喜欢、


什么是打心底里?就是一颗心透里透外的都是喜欢他,翻过来是我喜欢你,调过去也是,单纯的要命。


忽悠是可以确定自己是这辈子不想分开的那种喜欢了,但是某幻是怎样?忽悠不知道。


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显得小心翼翼。


老话都说爱情里谁先表白谁就输了,在一起肯定要做弱势的那一边。但是到了忽悠这就全变了。


明明是某幻先表的白,提心吊胆却是忽悠。


过度喜欢的后果就是害怕分手,没有安全感,就算想天天腻在一块,也永远不敢打很多电话,每秒都要克制自己不去表达给对方自己有多爱他。


忽悠抑制着自己的喜欢,小心翼翼的可怜。


可是忽悠这么做,某幻反倒不开心了。某次闲聊的时候就说了这事:“诶,忽悠,人家谈个恋爱甜甜蜜蜜的,你咋就对我这么冷淡呢。”


忽悠摸着下巴,很深沉的说了句:“为了延长我们的爱情保质期。”


某幻一脸懵逼。


握草这个小骚货是不是要分手?


呆头鹅某幻先生暗自琢磨半天也没发觉出来这是在乎,于是就耿直的决定。


算了逼个婚吧,成功了就绑住不放,失败了就认命吧。




五、


当天直男脑的某幻还精心准备了一大捧玫瑰。


忽悠接过来,心里明明开心的不行,模样却装的勉为其难的很。装模作样的叹气。


“唉……没有戒指啊……”


“啧。”


某幻挑了他一眼,很草率的就把忽悠的可乐罐子上的拉环掰下来,给人带上。


“现在可以嫁了吗?”


忽悠笑眯眯的刚想同意,忽然又想起今天某幻是不是太活跃了?这怕不是个假某幻哟。


刚想张口说骚话就被某幻一个公主抱抱走了。


忽悠一脸震惊:“我……握草?干什么啊你。”


某幻凑上去在人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语气很是理直气壮:“圆洞房啊。”




六、


虽然感觉这么问很诡异,但是想了半天,忽悠还是一脸纠结的出声了:“幻啊,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某幻一边腾出一只手把人刘海扒拉扒拉,一边正经的回答:“当空气啊,你以为是什么?”


半点不甜蜜。


忽悠小失落了那么一秒:“哦……”


“蠢!”给人下套成功的某幻欢欢乐乐的呼噜了一把那人的头毛:“没了空气我要怎么活下去。”




七、


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忽悠唇畔开开心心扯出了笑,决定得寸进尺了:“我对你那么重要,可你从来没对我表白吧?”


某幻挑挑眉,不置可否,只看着对方:“我每天都说。”


“嗯?”忽悠不明所以,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


“晚安。”某幻笑的眼眸弯弯,宠溺的刮了刮对方的鼻梁:“晚安的拼音wanan,简称wan,我爱你。”


“啧。心机。”忽悠忿忿的就转过头,心里还是甜的偷偷乐开花。


该死的呆头鹅式喜欢,告白都要偷偷摸摸的不让人发现。





但是即使某幻是只不懂风情的呆头鹅,忽悠也还是死心塌地的喜欢他。


没有原因。


因为这是爱情,疯狂而又不讲理。


我爱你,不知道为什么。


评论(4)
热度(107)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