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啊啊………my love……我的天使

《不明所以》白起/鬼谷子

【鬼谷子第一人称】

我把面具从那张血迹干固的脸上撕开的时候,将军黑色的长发从头盔里散落下来,我动作顿了一下,有些意料之外的发现他竟然是在笑着。

实话说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因为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大面积的皮肉被撕裂,一只眼窝在阴影下漆黑的空洞洞的,另一只眼睛里,好看的眼瞳涣散的看着我,亮亮的,似乎带着泪水,还有他厌恶之至却死也无法抹去的属于魔种的深蓝幽光,好看的可以吸人灵魂。他声音嘶哑,却带着知足与欢愉,像是闲聊一般,他对我说。
“末将的样子是不是难看极了?”

我不会安慰人,亦不想绞尽脑汁的想什么好听的谎言来骗人,我属于人类的那部分撕破喉咙的呐喊,属于魔种的那部分操控着我无言的点了点头。

他看了我的动作,也没什么表示。他安静极了,声音沉稳,面容安详,白色的长袍下,属于左手的那部分空荡荡的,因为边疆器具简陋,他的胳膊坏死,我无从医疗,只能切掉。他的命保留下来了,只是他再也不能拿起兵器了,他属于兵器的利益也终于被消耗殆尽了,不知是悲还是喜。那件白色的长袍和他的脸色一样苍白,那里没有艳丽的血炸开,身体却像是纸一样单薄。

他咳嗽的生硬,像是刻意从喉咙里挤出来似得。他笑着对我说话,又像是对空气说话。他断断续续的嘶哑的说。

“……阿政,他可以好好做皇帝了,末将死了,那些大臣也没法上奏弹苛了。”

白将军为了报答我的医疗之恩,现在他把他于秦来说早已没有利用价值的身体予我研究。秦国的杀神静静躺着,仿佛展板上任人宰割的鱼。他露出衣袖的右手青筋毕现,皮肤细白。

我沉默着,从一开始我接近他就是为了魔种的研究,我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意图,他当然也清楚的很。但是现在手术刀隐在袖管里,贴的手腕冰凉,我显出刀子,泛着寒光的刀刃在半空中僵持着,却始终没有靠近他。
魔种呼出的白雾在半空中飘开,我沉默了好久,才说道:“你是冷吗?”

人没回话,我张望一圈也没找到有东西可以给他提供少许暖意,便脱下自己的长外衣,盖在他的身上。

“这样好些了吧?”

那人的喉结滚动,眉梢颤抖,原本闭上的眼睛又重新睁开,聚焦了好一会儿才落在我的身上。没说话,只是看着我,像是不明白。

“我可以救你。连你的手臂都可以恢复。”

我把刀子钉入他躺的那块木板上,依旧面无表情,声音却连自己都能察觉的带着艰难。他闭起眼睛,呼吸微弱,平复了好一会儿力气,我一直沉默的等着他说话,但他却笑了,声音温吞。

“……末将可是怪物啊。”

“你是希望。”我反驳:“是你维护了秦国安危,你是那么多人的光。”

“……我已经累了。”

他的声音恍惚起来,不再用“末将”的自称。

“秦国的统一贺典,就在下个月了罢……阿政,他也……”
我真是听烦这个家伙一口一个阿政了,便毫不温柔的把伤患从床上扯下,声音厌烦。

“走,我会让你活着陪在那个小皇帝的身边。”

白将军跌下床,勉勉强强支起身子,头顶抵着我的下颚歪向我这里,黑色长发滑入我的脖颈,痒痒的,我缩了缩脖子。

黑暗中,他无声的笑了,一只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低下头,隐去那些不明所以的情绪。他问。

“为什么?”

婆婆妈妈的,还是不是男人。我心里烦躁,却不知道为什么。问我为什么?我也想知道啊!我想态度恶劣的回话,但冷静的习惯迫使我沉默了好一会儿,再开口,说话的声音却难掩失落。

“……我也不知道。”

评论(15)
热度(66)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