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啊啊………my love……我的天使

爱之形【将硝】

石田将也 · 西宫硝子 同人文


【注;笔者电影苟,同人内容基本上都是按照电影的骨架上来的,虽然之前在百度上找过资料,但还是可能对男女主理解不透彻。】



格桑花开了,开在对岸

看上去很美。

看得见却够不着

够不着也一样的美。

                  ——仓央嘉措



天气快要入秋了。


柏树叶尖早已微微发黄,像是收藏已久的信纸那样在历尽沧桑后变得逐渐脆弱起来了,却还是迟迟没有要从树上落下来的意思。在日薄西山的时候放学铃也终于响了起来,在下课


时听起来分外刺耳的声音这时候就格外动听起来了。学生们从教室里像是决堤的水那样鱼贯而出,在操场附近又像是洪水冲入平原那样散开,三三两两结伴离开,在校门口互相笑着告别,自行车的叮铃声清脆的响过,碾碎地上的落叶后带起的风也扬起女孩子们的短裙。校园很快就冷清下来了。


石田将也背着包从教学楼下跑过的时候就听见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还没走啊?”


石田将也脚步一滞,把四周环顾了一圈后才敢确定对方是在叫自己,这才迟疑的看过去,角落里站着同班的一个女生。


“有什么事情吗?”他问。


尽管在学园祭之后将也心理状况好了很多,却还是不擅长和人交流。


尤其是女孩子。


这也实在怪不得将也,毕竟将也儿时就是个缺少女人缘的家伙,儿时玩伴阿岛说他“从长相就有些流氓的感觉”……话说这是什么烂比喻啊喂!


但是就算除去这一点,他也是个完全没有任何特长的家伙,悲惨的人生里尚还没有一个女生向他告白什么的……就更不要说除了帮忙发作业簿以外还会主动搭讪了。


所以石田将也才在驻足时犹豫了。但是很明显对方就是在喊他。女孩把自行车推出来——嗯……?那好像是我的车。石田将也看着对方胡思乱想,心思早已跑到天边。


“没有事情就不可以聊聊天吗?”女孩不满的抱怨:“你这幅样子肯定是忘了我吧?上次体育课的两人三足是我们两是搭档。”


“抱歉抱歉。”石田将也连忙道歉。


而后对方笑的可人。


“原谅你了,一起走吧,我的自行车坏了,拜托石田帮我送回家好吗?”女孩可怜兮兮,双手合十:“我家太远了。”


其实装可怜是完全不必要的。将也早已忘了怎么拒绝别人。


将也挠着头回答:“好吧……”


妈妈和老师早已告诉我们不要随便和不熟的人走在一起,这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可能会贪图你的美貌……或者腰子,更有可能是因为气氛可能会变成这样——虽然是同班同学,但关系完全不熟,一路走来相对无话,气氛就像是凝固的水泥。


……好吧,这可比被挖了腰子那样好多了。


石田将也慢吞吞的走着,想着要不要让女孩子自己骑他的自行车走了算了。女孩子就推着车子走在他的身边,随手顺了顺微微凌乱的鬓角。将也瞥过去一眼,忽然想起前几天在路上遇见硝子的时候对方也是梳了这个发型。头发拢起团成早春樱花花苞那样,花苞下面又编出细辫子那样结起来,两边耳侧顺下鬓角,给硝子那张单纯又总是傻乎乎微笑的脸上添上一种青涩的温柔。真不知道女孩子是怎么有那么多时间去梳那种复杂的发型的。


但其实真的还……蛮可爱的。将也下意识的楞着神这么想着。





想来最近硝子好像老是换发型。





“怎么了吗?”


许是将也看得太久了,被盯着的女孩子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断了对方的思绪。


“啊……没事没事,只是不小心走神了。”将也忙解释,刚才一直盯着对方女生看肯定显得傻极了。


但是……


他下意识的问出声来:“话说……”将也用食指蹭了蹭鼻尖,“女孩要是老换发型表示什么呢?”


同行的女孩子有些惊讶:“诶?怎么问这个?”


“只是好奇……”将也收回挠鼻尖的手。


“这样啊……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啊……”女孩随意拎出班级里一个女生来打比方:“要是是佳子那样的就只是单纯为了好看喽,不然就是……”


“什么?”石田将也看她。


“当然是有了在意的人,石田同学太迟钝了。”女孩谴责。


“抱歉抱歉。”他又道歉。


不过又说回来……在意的人?西宫同学在意的人?


将也垂下睫毛,敛起眼中莫名的情绪。




“唔啊!”身旁女孩的一声惊叫把他从思绪里扯了出来。


“什么?”将也问。


“啊啊!光顾着和你说话了,今天我打工就要迟到了,先走了!”说着女孩不好意思的笑着飞快的跨上自行车。将也闻到樱花的香气,镀着一层温暖的夕阳,女孩的身影渐行渐远,将也在背后默默的感叹。


啊……我的自行车啊……


将也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刚悲惨的想着今天只能走回家了,便看到硝子攥着书包带子小步小步的从岔道走出来。正好相遇。


对方看见他,愣了一下,模样乖得像只兔子。依旧是手语交流。


【石田同学……?一起回家吗?】


将也忽然觉得步行回家也不是什么讨厌的事了。


硝子今天的发型只是单纯的把头发梳成一拢垂在胸下,耳侧别了一只水钻小猫,亮晶晶的,很是可爱。


将也喜欢猫。


但硝子的猫是想给哪个他在意的人看的呢?将也心不在焉的这么想着。


硝子的小腿弧度美好,步伐也像是猫那样轻巧的跟在将也身侧。她微微低了点头,几缕发垂下来遮住她的眼睫,硝子只是有些失聪,但是因为有治疗和助听器辅助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她并非不能说话,只是发音含糊罢了,所以尽量不会说话,但她的声音温柔的就像是月季花瓣那样。


“快期中考了……”


“……嗯。”将也回答的心不在焉。话说硝子在意的那个男生是谁啊……


“将也复习的怎么样了呢?”


“还好啊……”越想越不爽……


一对甜蜜的情侣从他们的身边走过,男生高高瘦瘦的,牵着女孩的手笑意盈盈的低头耳语,女孩穿着一袭碎花的粉裙子,黑发如瀑,面向男孩,眼眸弯弯。


硝子轻轻扯了扯将也的衣服,将也低头看她,硝子的个子不高,像是可以倚进他的怀里似的。她的校服裙角在微风中晃荡着切开光影,就像是新娘的精美嫁衣,她的眼睛是温柔的琥珀色,眸中微光闪闪。


【真好啊。】


硝子比划着。


“什么?”将也一下子没能理解对方说的是什么。


【恋爱。】对方顿了一下,又接着比划,纤纤食指在空中飞舞,【恋爱真好。】


她发梢上的布蝴蝶迎风而舞,像是要御风而去了。硝子感觉到将也抬手抓住轻轻地蝴蝶,捻在指尖轻轻磨挲。对方的头低下来,这让她感觉将也似乎就是靠在她的耳朵上说话的。


硝子的耳尖有些发红起来,她听见对方重复着肯定了她的话。


“恋爱真好。”




硝子这才忽然发现他们已经长大了。高高瘦瘦的将也附在她的耳边说话,声线听起来温柔可靠,话说起来从一个暴躁的孩子王变成这样……也还真是不容易啊。


硝子忽然抬起头看了将也一眼,又很快的低下头。


【那个……】对方眼睛中开始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


【将也觉得我的发型怎么样呢?好看吗?】硝子下意识把刘海别到耳后。


“啊……?”


将也还沉浸在那种莫名的又悲伤又羞涩的感情里一时没留意到硝子的动作。这种心理大概近似于看着小时候就认识的女孩子情窦初开,颇有些类似于父辈看女儿出家的悲伤……至于羞涩可能是因为和女孩子谈恋爱什么的,虽然他小时候实属于那种孩子王的身份,看起来又大胆又大胆又大胆但其实他还是很容易害羞的……


【不不,没事的……】女孩低下了头,别在耳朵后面的头发又有一些散下来了,遮盖住低垂的眼角。而将也后知后觉的才感觉到女孩有些失落。


本来还想仔细问一问的,但分开的岔道口恰好在这时逼近眼前,将也也只好作罢,挥手向人告别。


硝子也向他挥手告别,在夕阳的映照下,那张美好面庞上的笑意恬淡的就像是一汪清泉。




2、


于是在吃晚饭的时候硝子妈忽然发现自家女儿开始魂不守舍起来了。


餐桌上方的橘色灯光温暖明亮,把桌布的米黄色底色和点缀的蓝色碎花融成一片。自硝子妈妈把紫菜蛋汤端上桌面后就发现自家女儿一直坐在桌边垂着头发呆,她咬着汤勺,眉毛低低地拉拢着,连带着眼角也微微拉拢着,看起来很是苦闷。


“怎么了?硝子有心事?”妈妈把椅子拉开坐下。


但硝子想的太过入神了,对她的话完全没有反应。


结弦轻咳一声,在桌下轻轻踢了硝子一脚,对方立刻清醒过来,被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啊!?唔……什么?”


“硝子有心事?”妈妈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硝子立即慌忙坐直身体:【没有。】


妈妈看过去,随后笑了笑:“硝子很不擅长说谎呢。”


【是……】硝子把头发别到耳朵后面:【想请朋友来家里做客,可是又很犹豫……】


“很好啊。”妈妈笑着揉了揉硝子的头发。




于是几天后的一天早上她在听到叩门后开门,就看到提着水果的将也叩门后慌张的立正,一板一眼的像是向长官行礼:“早上好!”


从早上就开始坐立不安的硝子总算露出发自真心的笑,跑到门边,手抓住门框:“将也早上好!”、


“进来吧。”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女孩子,似乎意识到什么的硝子妈妈甚至还有点类似于那天傍晚将也的悲伤又开心。硝子妈妈转身去洗水果:“我去洗点水果。”


然后她在身后就听见了自家女儿说着:“我有事情想和将也说,将也先来我的房间。”


看看这过命的交情……


硝子妈妈悲伤又认真。





“诶?”将也坐在硝子递给他的坐垫上看着面前的女孩惊讶的出声:“教你说话?”


【嗯!】硝子用力的点了点头,复又认真的做着手势:【发音不准确……但是又喜欢上一个男生……所以……】


啊……果然是这样啊……将也这么想着,说不上为什么,好脾气的他变得有些烦躁起来了。


想要拒绝。


【只要学一句‘我爱你’。】硝子看着他的眼睛。


话说这个过了吧……


不然你想说什么?和硝子聊恋爱对学习不好吗?将也脑袋里的两个小人开始尖酸刻薄的争吵起来。


“那硝子认真感受一下我的咬肌的运动。”嗯……那本《假如给我三天光明》里老师教海伦说话也是这么教的吧……话说这种话真的莫名色气……


将也把女孩的手搭在自己的脸颊上,女孩的手就像是花瓣那样柔软。硝子的眼睛单纯清澈的像是可以望进他的心底,将也一愣,低下头,垂下的眼睫遮住眼睛。缓慢地说着。


“我……爱……你。”


然后他就看着面前的女孩腾的一下烧红了脸。果然女孩子就是容易脸红吧。


硝子声音纤细含糊,吐字温吞。


“我……爱……你。”


但即使将也知道对方只是在练习说这句话,心也开始猛烈的跳了起来,像是胸口里塞了几百只小青蛙那样,跳的乱糟糟的。他感觉几乎全身的血都跑到脸上去了,将也的脸忽然变红起来。


“我……爱……你”他慌忙低下头说着。


对方的手忽然从他的脸上撤了下来,目光担忧。


【将也的脸好烫,生病了吗?】眼睛亮晶晶又担忧的盯着他看。


将也想要平复心情,脸却该死的更红了,窘迫之下只好扭开头,很无奈的干咳一声。


“没……没事。”


“嗯?”女孩疑惑的歪头,之后便也不再在意了,接着笨拙的重复。


“我……爱……你。”


将也遗憾的摇了摇头,尽力凑过去一点。


“我……爱……你。”


门“刷拉”一声拉开了,结弦从门外探出脑袋。原本专心致志的硝子和将也转过头来看她。


“姐姐,去吃午……”


话说到一半她就顿住了,瞪大眼睛,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对……对不起!打扰了!”结弦手忙脚乱的关上门。


被误会的将也仿佛听见自己心稀碎的声音。


但是面前的女孩却忽然“噗呲”一声笑了起来,很温柔的笑,笑的眼眸弯弯的,女孩歉疚的捂着嘴,却怎么都压抑不住自己的笑。


笑什么啊……我也是人生第一次和别人说这个啊……将也看着女孩压抑不住的笑容悲惨的想着。


【抱歉。】硝子慌忙的道歉。


【没事。】将也很沮丧的回答。


【我从来不知道将也这么容易害羞。】


比害羞还要令人羞恼的是被揭穿。将也的脸更红了,他想他应该有些气恼才对,但是当他看着少女那张笑脸,不再是傻乎乎的,只会讨好别人的笑,那是张充满灵气还带着揶揄的笑脸。他怎么也生气不起来了。


硝子凑过去了一点,他们靠的更近了。将也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一点,但是对方轻轻的拽住了他的衣袖。将也的鼻端萦绕的全是少女的花香味。


【将也,要是我去表白,成功的几率会有多少呢?】硝子仰着脑袋问他。这个角度之下将也有些想要揉一揉少女的脑袋,就像是抚摸猫儿那样。


将也一愣,而后微笑,【只有百分之0、000000……】


【这么低?】硝子失望的微微垂下头。


将也的睫毛很快的垂了下来,他坐在被窗棂分割的一小片阳光里。


【只有百分之0、0000001的失败率。】这时候他抬起头,尽力向硝子露出一个微笑,【加油哦。】


【那……要是我向将也表白呢?】硝子的脸红了,她凑得更近了一些,很认真的,慢吞吞的、竭尽全力的说着:“我……爱……你。”


她的声音细小温柔,发音还是那么的不准确。但是石田将也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了。硝子低着头忐忑的等着他的回答。


他们就躲在那一小片被分割的阳光下面,将也终于像是无数次他想做的那样,他撩起硝子的碎发,迎着阳光,在女孩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



——END——

评论(4)
热度(41)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