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小黑这孙子写的也就凑合凑合看。

《枯木逢春》【迪米乌哥斯/潘多拉】

【迪潘迪】

今天是情人节。

即使在夏天的正午,纳萨里克大坟墓里鲜少还是有阳光,但尽管如此,那些高层管理们还是把厚重的窗帘拉上了。

这一场战况总结会议看起来更像是茶话会。索留香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一只画着金色兰花的白陶瓷茶壶递给那个人类女仆,对方接过,然后笑着给塞巴斯倒上一杯茶,换来的是龙人管家抬头,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岁月静好,世态安然。

啧,恋爱的酸臭味。

索留香当下就扭过头。并不承认自己羡慕嫉妒恨。

但一扭头,又看见雅儿贝德和夏提雅热火朝天的讨论安兹大人,身边摆放着的文件才刚刚看了一点点。两人都带着安兹same赏赐的戒指,在灯光下,那光芒耀眼的让索留香感觉自己的心都抽着疼。

在这个悲惨的情人节,似乎只有索留香没人陪,她甚至凄惨到连可以讨论的、自己喜欢的人都没有。以往至少还有塞巴斯蒂安陪她,她还感觉不到单身到底哪里可耻。但现在曾经的战友塞巴斯用实力证明:有对象的龙人像块宝。

索留香凄凄惨惨戚戚。

不过幸好单身的不止她一个,这让她心里多少有点慰藉:在桌子另一头,迪米乌哥斯大人还是那个被调侃成“枯木”的先生。

拥有这个外号倒不是因为迪米乌哥斯年纪大,虽然他的年纪也着实够大的了。这主要是说迪米乌哥斯先生就像是枯木一样,即使是在春天也开不出半朵桃花来。

索留香还记得他们出差去高档酒馆等安兹大人交代任务的那一次。那晚灯烛暧昧,人们推杯换盏,在情人的耳边笑着低语。一个妩媚的尤物走来柔若无骨的倚在迪米乌哥斯的身上,而对方出于绅士风度没有推开。

“……先生,我有点不舒服…”

上好的戈登金酒被侍者倒入杯中,玫瑰花落在酒杯旁。迪米乌哥斯皱了皱眉。

尤物声音软媚:“能拜托您送我回去吗?或许我们还可以在我家喝喝茶聊聊天……”

不远处的索留香听着挑了挑眉,正想着看来这次事务要自己处理的时候,迪米乌哥斯低头看了眼手表,他的表情无动于衷。

“对不起,我很忙。”

关于长相好看头脑也好使的迪米乌哥斯先生为什么总是单身,这一直是纳萨里克大坟墓的未解之谜之一,但索留香想她找到答案了。

只能这么形容迪米乌哥斯了:他就像是复活岛上永远眺望大海的石像,那些桃花飘到他身上真是白瞎了。

索留香真的很难想象迪米乌哥斯要是喜欢上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

眼下迪米乌哥斯正在疯狂的浏览和批改文件,他划动钢笔的速度快到笔尖都要呲出火花了。

“您看起来很急。怎么了?”索留香善解人意的给他倒上一杯红茶。

迪米乌哥斯头也不抬的回答:“我约了人去剧院,到工作太多了,时间恐怕不够。”

索留香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但是。她理所当然的这么想着:迪米乌哥斯总不会是去约会吧?

于是她惊喜的问道:“剧院!?我可以去吗?”

但迪米乌哥斯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好吧。”这位正义值—500的先生对同伴向来好心肠。

“只是我快迟到了。”

“您先去吧。”索留香很快回答:“我把文件收拾收拾,很快就跟上去。您可以回来再看。”

“谢谢。”迪米乌哥斯笑容可掬:“不过在我回来之前能不能把桌上的玫瑰撤了——我有点花粉过敏。”

“听从您的意愿。”

索留香收拾好一切之后赶过去,正好看见迪米乌哥斯和那个宝物殿管理者潘多拉站在屋檐下,看来潘多拉就是剧院之旅的同伴了。

潘多拉披着外套看雨水滴在微微摇晃的牛蒡叶子上,而迪米乌哥斯在随手给人收拾好衣领之后扬起手,给潘多拉施下避水咒。

他声音琐碎的唠叨着家常里短:“你从来不注意这些。你总让我操心……”

真难得见纳萨里克大坟墓里著名的好好先生抱怨。索留香想。

潘多拉微微扭头看他,摸着后脑勺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然后“啪”的一声从指尖搓出一朵玫瑰来。

“开心点儿,先生,我们是要出去过节呢,还有,情人节快乐哟~”

这是个哄人开心的小把戏,而且一般只会用来哄情人——但很明显的是潘多拉成功了。

迪米乌哥斯愣了愣,然后他脸上的坚冰化开了,清润如檐下雨水。他接过花。

“谢谢。”

迪米乌哥斯微笑着,索留香注意到这位花粉过敏人士的话语里并不含有对收下这朵玫瑰的勉强,相反,他的声音里带有别的什么某种语气,就像是午后长廊上,慵懒空气中的玫瑰花香那样迷离。

迪米乌哥斯是个好演员。如果有必要,他总能把自己的情绪收拾的很干净,然后向他喜欢和讨厌的人们露出那种相当完美的,即使是在商场上也可以卖个好价钱的微笑。但他所不知道的是,爱是世界上最难隐藏的东西。

成人之美向来是纳萨里克大坟墓的美德。

索留香小姐放弃了上去搭讪的念头,她不无悲伤的这么想着:好吧好吧,单身的家伙还是不要上去当人家的电灯泡了。

评论(9)
热度(80)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