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啊啊………my love……我的天使

《纳萨里克大坟墓的闲话日常》【迪潘/乌安】

【早上正在码这个的时候手机被值班老师发现了,她让我自己去送给班主任,永别了,看这文的女士和先生们(´╥ω╥`)】

【六个段子,本来想多攒点,但害怕手机被缴存稿都没了就发了】

【令人陶醉的两个cp】

1.

其实迪米乌哥斯意外的是个情话高手,而骚的一批的潘多拉却特别容易脸红。

而且作为“千变万化的无脸人”,潘多拉有个一害羞就喜欢换张脸的坏习惯。

于是在迪米乌哥斯日常调戏完潘多拉之后,对方一个害羞,哗的变成了乌尔贝特。

迪米乌哥斯:“…………”

2.

在很久之前纳萨里克大坟墓还没有现在这么壮大的时候,潘多拉还是个只有47岁的孩子,可他爹每天都很忙,所以那时候一直都是迪米乌哥斯在照顾潘多拉。

潘多拉在的青春期的时候就显现出他超常的智慧了。比如说潘多拉向他抱怨想谈恋爱可又找不到同类的时候,迪米乌哥斯安慰他。

“没事,总会有头猪来拱你这颗白菜的。”

潘多拉报以同样的安慰:“你也总有一天会拱到一颗好白菜的。”

3.

有天安兹乌尔恭问乌尔贝特:“啧……话说,迪米乌哥斯的那招强制下跪除了装逼以外还有什么用啊?”

对方回答:“用处不大,但做某种羞羞的事的时候也可以用。”

“哦吼~”

说着,两个大男人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迪米乌哥斯:“………!?”

4.

乌尔贝特曾经想过约安兹乌尔恭去看舞台剧。

但是对于情爱方面他很怂,非常非常怂。乌尔贝特想了一天一夜,才想出一个绝妙(并不)的好主意:拿自己儿子当借口。

于是第二天安兹乌尔恭疑惑看向乌尔贝特和迪米乌哥斯的时候乌尔贝特连忙抵了他儿子一拳。

迪米乌哥斯深吸一口气,然后扬起招牌微笑:“祝安兹乌尔恭大人与乌尔贝特大人相识第一百一十二年快乐,我为你们安排了今天可以稍微放松的行程,请原谅我的多此一举。”

乌尔贝特向自家儿子投以赞许的眼神。

安兹乌尔恭:“………”

结果当然是同意了。

但是当坐在后排的迪米乌哥斯看到前座的安兹先生头上冒出了十几次“强制冷静”时,迪米乌哥斯就知道这次约会基本上是黄了。

被“强制冷静”折磨了一晚上的安兹乌尔恭走出剧院的时候,这把老骨头几乎快散架了。

5.

后来迪米乌哥斯和潘多拉在一起了。

有天安兹乌尔恭和乌尔贝特在一起散步时看见那两人走在一起。

乌尔贝特无限感慨:“啊……说起来我给迪米乌哥斯设定了一条尾巴呢。”

安兹乌尔恭斜了他一眼:“怎么了?”

乌尔贝特:“你说他们可以玩尾交吗?”

安兹乌尔恭默默看了迪米乌哥斯那条带有六根尖刺和黑色火焰的金属尾巴一眼。

“……收起你那大胆的想法。”

6.

后来乌尔贝特和安兹乌尔恭在一起了。

有天迪米乌哥斯和潘多拉在一起散步时看见那两人走在一起。

潘多拉:“你说安兹大人和乌尔贝特大人在一起会性福吗?”

迪米乌哥斯:“难说……”

潘多拉:“为什么?”

迪米乌哥斯:“毕竟有强制冷静啊……”

评论(5)
热度(154)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