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制恋爱怎么破(1)【迪潘】

  【这次要是再弃坑我就是狗!【突然拍桌!】

  

  “迪米乌哥斯大人做的沙拉很棒啊。”

  刚吃了一口,潘多拉就露出一副显而易见的惊艳表情,然后埋头对付盘子里剩下的晚餐。

  潘多拉话刚说完,屋子里的灯光就自动变得暧昧了起来,悠扬的轻音乐伴随着不知名的花香从角落里传了出来,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止了,餐厅里静谧的让人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轻。

  可是潘多拉头也没抬,依旧与盘子里的食物埋头苦战,二重幻影刻意忽略掉屋子里那些诡异的变化。迪米乌哥斯看在眼里,不由自主的就叹了口气。

  想来,他们被强制拘留到这间奇怪的屋子已经三天了。

  迪米乌哥斯和潘多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关到这里的,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了翠玉录大人设置的机关。这里没有门,窗户也打不开,墙壁更是坚硬无比,免疫大部分攻击。在被囚禁的这段期间,他们试过物理强攻,魔法软磨,却连这间屋子的一块地板砖都没破坏掉。直到有一次潘多拉抓着吊灯企图击碎天花板时不慎掉了下来,在下面一脸担忧的迪米乌哥斯把人抱个正着,这种亲密的动作激活了这间屋子里的“系统”,两人才知道这间屋子的原委。

  原来这系统是乌尔贝特大人以前某次对战的战利品,拿到手了又觉得没什么用,干脆就一直闲置着。后来被技术狂翠玉录大人发现了,拿去改装,加上了佩罗罗奇诺大人的恶趣味,就做成了这么个坑人的“恋爱系统”。

  虽然用囚禁这个词,但这间屋子可比监狱好多了,食物和生活用品都会自动补充,房间小到地窖大到会客厅都有,餐厅里甚至有一个壁炉,只要屋子里主人公愿意,他们就能在壁炉前的华美波斯羊毛地毯上边烤火听夜雨边喝酒——那个系统甚至能根据屋子里主人公的动作和心情变化来自动调出灯光、音乐之类的东西。

  不过,虽名为恋爱系统,但也并不是必须要爱上彼此才能出去,只要完成了系统发配的任务,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以及,不管在这里呆多久,出去时只相当于现实生活中的一天。

  但迪米乌哥斯抿了抿唇,细想自己被强关在这里完成任务,还是感觉有些头痛。

  而餐桌对面的潘多拉咽下最后一口沙拉后,放下叉子,叹了口气。

  “迪米乌哥斯大人,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话音落入耳中,恶魔颔首,又微微低了点眼睛。

  “为了出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抱歉。”

  “嗯。”潘多拉应了一声,又插起一块沙拉慢吞吞的嚼着,迪米乌哥斯不知道潘多拉是不是想拖延时间。

  “果然还是觉得很奇怪吗?”迪米乌哥斯问。

  “倒也不是,只是觉得稍微有点羞耻。”

  迪米乌哥斯给人递上杯红酒:“喝点?或许微醺后会自然一点。”

  “非常感谢!迪米乌哥斯大人!”潘多拉尽力一扫阴霾,用自己往常的快活语调答话:“那么,在下就先去沐浴了!之后会在这里等您。”

  “不必客气。”迪米乌哥斯这么回答。但话语里果然还是有点客套。他心想着。

  之后潘多拉匆匆起身,抓起自己先前准备的睡衣就去浴室了。迪米乌哥斯靠着椅背,抱胸,忽然就想起了前几天潘多拉还问他真的不要一起睡吗?卧室里是张双人床。

  迪米乌哥斯微笑着回答不用。并不是介意和别人一起睡,他习惯一个人睡罢了。

  但是,没想到啊,最后还是要和潘多拉.亚克特先生同床共枕。

  第一次的任务是同床共枕眠。迪米乌哥斯和潘多拉对于这些倒是不在意,毕竟两个大男人一起睡能有什么?总不会怀孕吧——他们顾及的只是同床共枕眠里的附加任务:坐在怀里看完两章书。

  有了附加任务,就根本没法忽略掉原本就被强制冠以“恋爱”之名的同寝带来的怪异感了。

  等迪米乌哥斯回过神的时候,潘多拉已经穿着睡衣出来了,二重幻影的皮肤有些发红,局促的用手背擦了擦脸颊。迪米乌哥斯给人递上酒杯。

  潘多拉接过,两人用一种迷の豪迈感碰杯,然后更加豪迈的把上好的,适合用来藏钻戒的美酒一饮而尽。

  “谢谢。”潘多拉放下酒杯,活动活动筋骨,一副要上战场的架势,说:“感觉好多了!我们速战速决吧?”

  “好。”

  两人就默默无言的爬上床,迪米乌哥斯搂过潘多拉,而后者有些不自在的歪头,手掌压着迪米乌哥斯的腿。

  “为什么一定是我在怀里。”潘多拉咕咕哝哝。

  “呃………潘多拉比我稍微矮一点吧?”

  是整整四厘米。

  迪米乌哥斯心想着,但是没说。

  二重幻影不置可否,抱过书,翻开。而迪米乌哥斯把手压在潘多拉的肩膀上。

  “迪米乌哥斯大人还是把手放在我的腿上吧?”潘多拉小声提议。

  “怎么了?”

  “不管是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还是把手撑在身体两侧,都感觉不自在吧?倒不如直接放上来自然点。”

  “…………”迪米乌哥斯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谢谢。”

  “不用说谢谢。”

  潘多拉刚说完,就感觉到迪米乌哥斯的尾巴小心翼翼的从他的臂膀下穿过,绕过腰,搭在他的腿上,把他箍在怀里,然后迪米乌哥斯才把手放在自己的尾巴上。

  迪米乌哥斯的用意是好的,但老实说,这样的动作反而让潘多拉感觉更加怪异了。铁质尾巴紧贴着腰线,就像是………被人锁起来,强制性压在怀里。

  二重幻影心不在焉的抚着书页。迪米乌哥斯低头,脸颊靠近潘多拉的肩膀,呼气暧昧的扑在潘多拉的脖颈上。

  但愿我的脖颈不会发红。

  潘多拉有些忐忑的心想着。

  潘多拉的后背紧贴着他的胸口,过分亲密的接触让迪米乌哥斯有些不安,潘多拉身上不知名的香味围绕着他,二重幻影的体温沁出薄薄的衣料,温暖的触感让迪米乌哥斯莫名心慌。

  于是,尾巴不由自主的收紧。

  腰部本来就是潘多拉身体的敏感带,对方尾巴粗糙的摩擦让潘多拉根本没法好好看书,他有些局促的动了动身体。

  而随后迪米乌哥斯压住了他的动作。

  “别动。”

  一股电流一下子从潘多拉的腰窜上头皮,惹得他一阵发麻。

  “抱歉………”他小声说着,又连忙翻了一页书。

  怀里的身体明显僵了起来,腿也不安的曲起了些,再放平。迪米乌哥斯怎么也没法忽视了。该死的,怎么又是这种调情的软绵绵的音乐。被人窥视的不悦感忽然窜上迪米乌哥斯的心头,呲出一片火花。迪米乌哥斯眉头紧拧,潘多拉注意到身后的人扯了扯衣服领口。

  然后,金属质感的尾巴宛如蛇一般,从潘多拉的腰边缠上了小臂。

  拜托拜托拜托!

  潘多拉猛然揪紧书页,感觉自己毛都要炸起来了——如果他有的话。

  这太怪异了!

  …………但是,居然又完全不觉得讨厌。

  喝酒是个蠢方法,酒精是让他们放松了些,但是也让他们的精神松懈下来了。

  书看的很快,刚看完潘多拉就连忙收拾起书,熄掉灯,爬到迪米乌哥斯的身边乖乖躺下。

  感谢潘多拉关灯迅速。迪米乌哥斯松了口气:他实在不希望潘多拉发现他脸红了——即使双方心知肚明,潘多拉也会体贴的把他的脸红怪罪在酒精上,但是,气氛肯定会尴尬起来。

  最后,二重幻影背着他,声音从黑暗中朦朦胧胧的传来:“好梦啊,迪米乌哥斯大人。”

  “你也是。”迪米乌哥斯也背对着潘多拉,合上眼睛。

  背对着的两人各怀心思,同床异梦的睡着。

  凉月寂寂,沉静无声。

评论(12)
热度(52)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