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制恋爱怎么破(2)【迪潘】

  第二天一早起来,系统提示板果然显示任务完成了,这激起了潘多拉出去的信心。乐天派的二重幻影活力满爆棚的表示按照一天一条任务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出去了!


  “那么今天就再接再厉吧?”迪米乌哥斯问。


  “当然!”


  可是当潘多拉看第二条任务时,迪米乌哥斯就很明显感觉到对方原本的朝气很快衰弱下来了。


  “怎么了?”


  “教对方做蛋糕,拥抱,穿对方的睡衣睡觉,床咚,在脖子上留下吻痕。”


  潘多拉一条一条念完后,迪米乌哥斯沉默了好一会儿。


  “越来越过分了。”最后,迪米乌哥斯如是说道。


  潘多拉无言的点了点头,又问:“您………”


  “我没什么关系。”


  迪米乌哥斯下意识拧了拧自己右手食指上的戒指。


  “但还是多少觉得不自在吧?”


  “在所难免………您不也是吗?”


  “我吗…………”潘多拉下意识拿起桌子上的水杯,靠近嘴边,犹豫,又放了下去。


  “主要是第一次和别人做这些亲昵的举动的原因吧,以前从没有和别人这么亲密接触过。”二重幻影这么解释。


  “万事开头难。”迪米乌哥斯安慰:“就当是出去后为未来伴侣做准备吧。要调整一下心态吗?我们可以晚上做。”


  “好,请您也加油吧。”潘多拉点了点头。


  房间很大,两人的爱好也不相同,便分开了,直到夕阳西下时迪米乌哥斯才想起来和潘多拉的约定。


  恶魔迈入厨房,便看见潘多拉等在那里。迪米乌哥斯只犹豫了一下,旋即上前,搂住潘多拉的腰。


  这突兀的动作把潘多拉吓得不轻,对方手里的模型一下子掉到地上。


  “怎么了?”


  迪米乌哥斯的声音从靠近潘多拉的脸颊的地方传来。


  “没事。”潘多拉想起了拥抱的任务:“只是稍微有点被吓到。”


  任务里只是拥抱一下就够了,迪米乌哥斯很快放开潘多拉,看见人手中的面团。


  “已经做了?”


  “因为是我来教别人,想提前准备一下。”潘多拉转过身,捡起模具放回去,然后倚着台子,递给迪米乌哥斯一杯红茶,“但是太久不练,有些生疏了。”


  迪米乌哥斯点点头,两人无言相对,默默享受着醇香的茶水,奶油的甜香在狭小的房间散开,气氛也慢慢融洽起来,迪米乌哥斯把潘多拉弄乱的器具摆好。潘多拉看了看恶魔。


  “迪米乌哥斯大人需要手把手教吗?”


  “我在旁边看看大概就会了。”


  “真棒!”潘多拉打了个响指。


  二重幻影有条不紊的做蛋糕胚,动作干净利落的搅拌奶油。迪米乌哥斯一开始还认真的看,后来就不由自主的走了神。


  直到潘多拉惊醒了他:“在想什么?”


  迪米乌哥斯回神,抿了口红茶。


  “只是好奇潘多拉怎么想学做蛋糕的。”


  “不觉得这是个很优雅又感性的技能吗?”


  迪米乌哥斯挑挑眉,不置可否,眼前却自动浮现出潘多拉站在一个小巧可爱的女性身后,握着对方的手,慢慢的搅拌奶油,在对方出错的时候附耳边轻声细语的提醒,也许女孩的脸颊就会因此而飞上红霞…………


  啊………有点羡慕潘多拉会做蛋糕了,果然还是学一下好了。


  迪米乌哥斯抬眼看向正在和水果装饰较劲的潘多拉,蓦地想到:不过,如果是妻子会做蛋糕的话,好像也很不错?


  ………不对,什么乱七八糟的。迪米乌哥斯摇摇头,想把这些奇怪的念头甩出大脑。


  “怎么了?”潘多拉问。


  “没事。”迪米乌哥斯放下骨瓷茶杯。


  迪米乌哥斯学的很快,不过是看了一遍,就立即开始做了起来,这下轮到潘多拉在一边边喝茶边看人做蛋糕了。


  在甜香弥漫的半小时后,迪米乌哥斯的蛋糕出炉,抹上奶油,潘多拉切出一小块塞进嘴里。


  “唔………不错。”


  迪米乌哥斯松了口气,抬头,二重幻影脸上沾着奶油,迪米乌哥斯瞥了一眼,下意识就伸手给人抹掉。


  脸颊被微凉的指尖触碰,潘多拉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奶油。”迪米乌哥斯举起手指。


  “谢谢。”潘多拉解下围裙搭在台子上,向人笑说:“那我先去沐浴了,迪米乌哥斯大人的睡衣是在衣架上吧?”


  “去吧。”迪米乌哥斯向人微笑。


  


  在两人都准备好后,潘多拉还是有些不自在,他跟着恶魔往卧室走。说好速战速决,迪米乌哥斯就直接把潘多拉推推搡搡的按在床上。潘多拉在床上倒下,掀起的一小块衣服下露出劲瘦的腰肢,仰头望着迪米乌哥斯。


  “来吧?”


  “嗯。”


  可当迪米乌哥斯靠近点时,暖风裹挟着古龙水的香味,把潘多拉笼罩住。


  紧张感让潘多拉的头皮骤然炸了起来。


  全部……全部都是迪米乌哥斯的味道!


  简直………!


  潘多拉的大脑一片空白,突如其来的惊惶让他的心跳加速,难以忍受。


  光是被这样就不能接受了,待会儿居然还有亲吻……!


  阴影渐渐覆盖住潘多拉,压迫感袭上心头,潘多拉心绪不宁,脑子里一团糟。


  蓦地!他抬手抵住了恶魔的胸膛。


  迪米乌哥斯不解的微微眯起眼睛望着他。


  潘多拉歪开头,不去看迪米乌哥斯,道歉:“对不起……但还是没有办法…………”


  “…………”


  “对不起………明天再做可以吗……”


  光是这段话就用尽了潘多拉的力气。二重幻影心虚的扭开头,手上却加大力度的抵着迪米乌哥斯。


  潘多拉没有挣扎开来,因为迪米乌哥斯抓住了二重幻影的手腕,把人压在床上。


  “明天重来一次?”恶魔的声音不大,话语里却满是强制感。


  “我真的………”


  潘多拉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下去,他的声音哽住。


  迪米乌哥斯垂下眼睫。


  “对不起,请恕我拒绝你的请求。”


  恶魔这么说着。他盯着潘多拉的脖颈。


  “想着反正出去也只是过了一天,心里也就没什么负担了吧?但是一直这么拖下去,就只会让时间变成无底洞,慢慢消磨意志。”


  “不及时解决的话,说不定最后我们就卡死在这里了——潘多拉不想这样的吧。”


  疑问句的句式,迪米乌哥斯却用肯定句的语调说了出来。潘多拉挣扎的力度减小,他局促不安的握起手掌。


  迪米乌哥斯把潘多拉的手握在掌心,然后慢慢抚平对方紧攥的手指,与人十指相扣。


  “就当是演戏。潘多拉很擅长演绎的吧。”


  紧贴着的温暖的,微湿的掌心,让潘多拉惊讶的发现恶魔先生也是紧张的。


  迪米乌哥斯望进潘多拉的眼睛里,那双好看的宝石眼睛眼角下坠,语调软了下来,带着一种令人着迷的蛊惑。


  “就当,我们真的是恋人。”


  潘多拉躲开恶魔的视线,有些失落的、低声的妥协着。


  “我明白的。”


  于是,迪米乌哥斯低下头,柔软的唇肉抵上潘多拉的脖颈,他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微颤一下,咕咽了一声。


  迪米乌哥斯放开抓着潘多拉手腕的手,转而捂住对方的眼睛。突然降临的黑暗让潘多拉无措的抬手抓着他的衣角,在那片黑暗中,温热的犬牙抵上他的动脉,先是轻柔的琐碎亲吻,时不时轻轻噬咬他的皮肤,随后,便是带着细微刺痛的吮吸。


  带着沐浴露香味的皮肤有淡淡的甜味,刺激着迪米乌哥斯的味蕾和神经。他们的胸膛紧紧相贴,迪米乌哥斯闭起眼睛,感觉到潘多拉的手掌不安的往上走,最后攀住了他的肩膀。


  潘多拉的腿因为对方的动作微微抬了起来,电流在他的血液里奔跑,潘多拉的手紧紧搂住了迪米乌哥斯。


  “拜托………”


  潘多拉头一次忍不住把自己从始至终的慌张念了出来,随后他意识过来,又紧紧咬住牙关。潘多拉的身体紧绷着,指节僵硬,紧紧攥着迪米乌哥斯的衣服。


  迪米乌哥斯把撑在潘多拉身侧的另一只手垫在潘多拉头后,安慰似的抚着。可二重幻影这幅僵硬惊惧的样子实在让人忍不住的想欺负,迪米乌哥斯在离开之际又在对方的脖颈上最后轻咬两下。


  “结束了。”迪米乌哥斯附在对方脖颈边轻声说着。


  潘多拉回神,然后放开迪米乌哥斯,爬起来。


  “冒犯了。”迪米乌哥斯低下头。


  “这是没办法的事。”潘多拉这么说着,不知是在安慰对方,还是安慰自己。


  “睡觉吧。”迪米乌哥斯说。


  灯光缓缓消失,窸窸窣窣声传来,迪米乌哥斯在潘多拉身边躺下。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透了出来,落在他们的中间,仿佛一道不可逾越的深渊。潘多拉背对着迪米乌哥斯,弓起身体,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脖颈被亲吻的那处皮肤,一促细微的电流随着潘多拉的按压窜了上来,潘多拉连忙收回手。


  假装是恋人吗………?


  异常的感情在潘多拉心中膨胀开来。


评论(3)
热度(38)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