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制恋爱怎么破(3)【迪潘】

  迪米乌哥斯又开始拧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了。潘多拉知道迪米乌哥斯一紧张就喜欢摸自己的戒指。


  潘多拉看在眼里,心想着要不要说些什么缓和气氛,犹豫了一会儿,便故意用轻快的语调说:“小意思嘛,不过是kiss,这系统总不会叫我们做【和谐】爱吧。”


  气氛没有融洽起来,反而更尴尬了。迪米乌哥斯看了他一眼,潘多拉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其实完全有叫我们做【和谐】爱的这个可能。


  潘多拉也很无奈,站在迪米乌哥斯身边,半晌,他拍了拍人的肩膀。


  “您在担忧什么呢?”


  迪米乌哥斯慢吞吞的说:“是潘多拉不想被亲吻的。”恶魔垂下眼睫。


  潘多拉有些尴尬的想起昨天晚上他有些过激的举动,他干咳了一声,歪歪头。


  “迪米乌哥斯大人不是说的,不及时解决的话,说不定我们就会卡死在这里了。”


  这话让恶魔抬头望向潘多拉,而后者不自在的移开目光,“没办法嘛。”


  潘多拉挠了挠头:“亲一下总不会怀孕。”


  “潘多拉没问题吗?”迪米乌哥斯说:“我不想强迫你。”


  “倒不如说,我想问迪米乌哥斯大人没问题吗?”


  “我无所谓的。”


  迪米乌哥斯刚说完这话,潘多拉就忽然附了上来,


  柔软的嘴唇被触碰。潘多拉僵硬的紧贴着迪米乌哥斯的嘴唇。迪米乌哥斯完全惊呆了,他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脸发烫,好像化身为石般动也不动的看着潘多拉。其实潘多拉无意禁锢住他,他们所触碰到的只有嘴唇罢了,迪米乌哥斯只要稍微往后一踱,就能躲开。


  可迪米乌哥斯没打算躲开。


  他们就这么僵硬的亲吻着,仿佛两座石雕。迪米乌哥斯感觉到对方吻技的稚嫩。


  这实在与潘多拉给人的感觉不相符合。迪米乌哥斯这么想着,怎么想都觉得潘多拉是那种情场得意的家伙——大概是因为长期呆在宝物阁,所以根本没有性【和谐】经验之说?


  迪米乌哥斯已经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他总是下意识的关注潘多拉的一举一动。但其实他从没有主动找潘多拉过,但只要潘多拉出了宝物阁,他总会去和人打招呼。


  这不是像朋友的那种关心,他头一次感到一种近似于单纯般的满足。他的自制力告诉他这很危险,却又有另一个声音在他的心脏深处和他说:这有什么呢?!这没有任何不对,也不会伤害任何人。


  迪米乌哥斯茫然的站在自己心底,被自己的理性思维所不断撕扯解剖。危险?是什么危险?又是什么让他这么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潘多拉终于红着脸离开迪米乌哥斯的唇。


  “抱歉……抱歉……这样大概就…………唔……”


  这次轮到潘多拉惊讶了。因为迪米乌哥斯忽然上前,搂住了潘多拉的腰,把对方粗暴的按在自己怀里。随后恶魔的嘴唇压下,堵住了潘多拉的唇。


  潘多拉僵住了,他愣愣的看着迪米乌哥斯骤然放大的面孔,他的心脏因此剧烈的跳动,声音如雷,他惊惧的往后缩,手不住的推拒着迪米乌哥斯。


  可恶魔完全没理睬他。


  顺着潘多拉躲避的动作,迪米乌哥斯干脆把潘多拉推的抵在墙上,恶魔闭起眼睛,微微歪了点头,舌头也抵进潘多拉的嘴里,他乘着潘多拉没反应过来,灵巧的撬开潘多拉的牙关,索取潘多拉口中的津液与空气,然后,他用舌尖试探着触碰潘多拉的舌头。


  潘多拉慌张的倚在墙上,他被圈禁在迪米乌哥斯的怀抱里,躲不掉,逃不开。被强迫的感觉糟糕透了,潘多拉感觉自己的神经都要衰弱了。


  迪米乌哥斯的吻充满侵略性,热烈到好像要吃下潘多拉般无限挑逗。舌头根部是嘴巴里最敏感细致的部位,恶魔舌头就沿着潘多拉的舌尖缓缓延伸到舌根,在舌根恶劣的摩擦、卷动。有接连不断的触电般的酥麻感袭上潘多拉的骨头,他“唔”了一声,眼睛眯起,身子哆嗦着,不住的往下滑。迪米乌哥斯捞住潘多拉的腰。


  潘多拉能感觉到迪米乌哥斯的手在动情的往下滑,所滑过之处给潘多拉带来一阵战栗,迪米乌哥斯的手在他的腰窝处微顿,然后抓紧他的衣服下摆,潘多拉发软的“唔”了一声。  


  恶魔的高超吻技让潘多拉急促的呼吸起来,意乱情迷之中,他从推拒着,僵硬着,到最后迎合着,他小心翼翼的揪着迪米乌哥斯的领带。他们潮湿的双唇交缠着,升高的口腔温度让潘多拉眩晕。


  微暖的午后阳光落在潘多拉和迪米乌哥斯的身上,带着初秋的风与淡淡的花香,两人就这么拥吻着,时间被拉的无限长,又似乎短的要命。


  直到潘多拉被吻的头晕眼花,迪米乌哥斯终于放开了可怜的二重幻影。


  失去支撑的潘多拉靠着墙壁,慢慢的往下滑,他晕乎乎的垂着头,咬肌酸痛,舌头发麻,虚弱的喘息着,而迪米乌哥斯蹲下来,轻柔的,不带情欲的吻了吻潘多拉的脸颊。


  酥麻的触碰落在脸颊上,潘多拉的声音又哑又颤:“迪……迪米………”


  “抱歉……一时冲动了。”


  这是用一时冲动就可以解释的!?


  可潘多拉想不出别的迪米乌哥斯亲吻他的原因了,只能把过错怪罪在谁让自己主动去撩拨恶魔上。潘多拉对人摇摇头,表示不在意,然后平复了好一会儿呼吸,才回答:“是………这才是亲吻嘛……我现在没有力气了……就拜托迪米乌哥斯大人………去看看接下来的任务。”


  迪米乌哥斯抚了抚他的脸颊。离开了。


  潘多拉坐在地上,忽然想起迪米乌哥斯淡色的嘴唇,沉思时会微抿的嘴唇,总是微微勾起的、显得温柔极了的唇角,以及就在刚才,因亲吻他而微微发红充满光泽的嘴唇。


  ………这都是什么事啊,不久之前他们还只是同事,现在甚至已经法式深吻过了。


  

  迪米乌哥斯回来时唇角是往下坠落的,这幅阴沉沉的样子让潘多拉不禁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


  迪米乌哥斯答非所问:“只剩下一条任务了。”


  “那不是很好吗?”


  “是啊。”迪米乌哥斯回答:“最后的任务,是让我们一起洗澡,然后做【和谐】爱。”


评论(6)
热度(43)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