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制恋爱怎么破(4)【迪潘】

  “该死的!怎么这样!?”

  迪米乌哥斯听见潘多拉这么回答,对方很明显是震惊于这最后的任务了,毕竟这已经不是眼一闭心一横就能解决的了。潘多拉心里憋着一口恶气,又不会说脏话,只好一脸憋屈的坐着。迪米乌哥斯看着人这幅模样,没忍住笑出声。

  潘多拉忿忿的望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无言相对。最后迪米乌哥斯站起来,走进厨房,忽然又探出个头扒着门框,宛如老夫老妻一般自然的对潘多拉说:“我去收拾一下厨房,你去洗个澡吧,记得快点出来吃饭。”

  潘多拉说好。

  可是潘多拉没去洗澡。等迪米乌哥斯收拾完厨房的时候对方开心的凑过来拍迪米乌哥斯。

  “迪米!我刚才问了系统,说还有一个办法能出去。”

  说到这里潘多拉卖了个关子,迪米乌哥斯抿了口酒,用眼神意识潘多拉说下去。

  “系统会在明天创造出一个虚拟女仆,只要谁让她好感度达到一百,谁就可以出去。”潘多拉兴奋的说:“这种事对迪米乌哥斯大人来说轻而易举吧?攻略计划就拜托迪米乌哥斯大人了!”

  这是个好消息,可迪米乌哥斯沉思了半天,还是叹息着说:“稍微让我考虑一下吧。”

  而潘多拉突然想起了不久前的亲吻,大概在迪米乌哥斯的心里,刚吻过,就把人往别人的那里推,实在是太渣了?

  情感上也接受不了吧?肯定会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潘多拉有些尴尬了起来,后悔自己那么冲动的去吻迪米乌哥斯了。他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迪米乌哥斯,见人面无表情,又很快的低下头。

  “抱歉………如果不行的话……还是再想办法吧。”

  “不。”迪米乌哥斯低头,捣着自己的盘子里的金枪鱼肉,一下一下。

  “我同意了。”

  

  于是第二天,叫醒潘多拉的就不是迪米乌哥斯了。入目的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仆。对方笑盈盈的向他问安,然后给潘多拉穿上衣服。

  “迪米乌哥斯大人呢?”潘多拉拒绝了对方想要搭把手帮他整理衣服的请求。

  “在酒窖里呢,大人要去吗?”

  潘多拉忽然想起来昨天系统发配的任务。他有些不自然的抓了抓脸。

  “我就算了,你去陪着迪米乌哥斯吧。”

  然后迪米乌哥斯就一直在陪女孩,本来早上两人玩国际象棋的时间就这么被占了,无事可做的潘多拉闲的发慌。

  还莫名其妙的慌了一天。

  晚餐之后,潘多拉看着迪米乌哥斯低下头问能不能陪他出去散步时,女仆受宠若惊的问这样可以吗?

  迪米乌哥斯给女仆递上以他给潘多拉准备的斗篷。初秋的风干燥极了,以往迪米乌哥斯和潘多拉去模拟外界风的温室散步的时候,迪米乌哥斯总喜欢给他披斗篷。

  女仆红着脸让迪米乌哥斯给她披上斗篷。潘多拉默默喝了口茶,然后站起身,收拾桌上的茶具。

  而迪米乌哥斯在将要出去时微微回头望了潘多拉一眼。

  其实迪米乌哥斯不看还好,一看,潘多拉心里就突然有点小委屈,迪米乌哥斯走了之后,那点原本被抑制的委屈瞬间就排山倒海而来,简直要冲出胸腔了。

  于是,突然间就觉得做什么都没劲。

  可潘多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迪米乌哥斯和潘多拉才注意到另一个问题:这间屋子里总共就一间卧室,他们俩睡了——那女仆睡在哪里?

  女仆摆摆手,说没事的,在客厅凑合一下就好了。

  潘多拉觉得不妥。

  绅士本能,他觉得两个男人睡在床上,让女孩子去睡沙发,简直不像话!

  潘多拉看了迪米乌哥斯一眼,后者也望着他,两人面面相觑。

  潘多拉耸耸肩,“啊咧啊咧,没办法了,让女孩子迁就我们怎么像话。”

  迪米乌哥斯跟着说:“我也睡外面吧。”

  可是潘多拉打了个响指,声音里带着暧昧的笑意,调侃:“只有一张沙发哦,有漂亮的女孩子陪着迪米乌哥斯大人,迪米乌哥斯大人还要和我抢沙发吗?”

  “可是那样的话,怎么想都是在占人家的便宜吧?”迪米乌哥斯向潘多拉逼近了一步。

  潘多拉望向迪米乌哥斯,不自在的歪歪头:“那么?”

  迪米乌哥斯扭过头,扯扯嘴角:“我还是和潘多拉在外面睡吧。”

  “可是………”潘多拉还想说着什么。

  迪米乌哥斯低下头,很快的打断了二重幻影的话,“就这么决定了。”

  

  于是,两人就勉强挤沙发了。

  潘多拉想睡觉,但是睡不着。

  主要是因为挤。

  迪米乌哥斯选择爬起来找瓶酒喝。

  恶魔点起壁炉,给自己倒酒,然后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小酌。

  潘多拉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迪米乌哥斯腾出只手揉了揉二重幻影的头,问要不要来一口,潘多拉就不客气的趴过去,蹭着迪米乌哥斯的杯子抿了一口。

  然后又满足的躺回去了。

  迪米乌哥斯望着深红的酒液出神。啊………好想抱潘多拉啊。

  恶魔忽然凑过去问二重幻影冷不冷?二重幻影抱着自己的小被子,心想都有壁炉了还冷什么………

  然后壁炉就非常人性化的熄了,房间里的温度还骤降了几个度!

  迪米乌哥斯头一次这么感谢这个坑爹的系统。

  调情的音乐响起,连光线都变成暗粉色,一切已不用言语。潘多拉愣了愣,挠挠头,说:“好像是有点冷。”

  就缩进迪米乌哥斯的怀里了。

  然后壁炉就又亮了。

  潘多拉:“…………”

  迎着火光,迪米乌哥斯微微歪头,被酒精滋润的微暖的唇靠着潘多拉的额头,“如果我出去了,却没有办法回来救你,该怎么办?”

  潘多拉说:“总会有办法的。”

  迪米乌哥斯叹了口气:“这样不行的吧………”

  潘多拉不说话。

  二重幻影曲起腿,靠着迪米乌哥斯坐,迪米乌哥斯的一只手就搭在他的肩膀上,把他搂在怀里。迪米乌哥斯心想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暧昧关系的呢?

  已经不重要了。

  有句老话叫酒壮人胆,但迪米乌哥斯真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要用酒精壮胆。

  恶魔舔了舔嘴唇。

  猛地,潘多拉被按倒在地,二重幻影吓了一跳,望着身上的迪米乌哥斯,不敢动作。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潘多拉仿佛能看到周围的空气里飘着少女漫里的粉红泡泡。

  为了防止这样难得的暧昧变成尴尬,潘多拉主动把腿架上迪米乌哥斯的腰,一脸慷慨就义。

  “来吧!”

  “…………”

  但迪米乌哥斯没了动作——他的耳朵尖红的要滴血。

  “呃………那那……个……请稍微让我准备一下。”

  “………哈?”潘多拉的尾音诧异的拉长,竟然带了些失望。

  迪米乌哥斯自暴自弃的说。

  “还是明天做吧,顺便完成任务!”

  

  于是,第二天,系统就自动把女仆回收了。

  相当人性。

评论(6)
热度(38)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