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小黑这孙子写的也就凑合凑合看。

关于选职业【迪潘】

【私设他们真是异世界人,并非网游】

飞鼠汗颜的看着眼前一切说:“你们……”

但乌尔贝特打断他,那个带着高礼帽的先生欢喜的啪的一声合上《世界习俗研究大全》:“就这么办了,关于这个孩子的职业问题众口难调,就让他自己来选吧…………诶诶诶泡泡茶壶你特么放两把法杖在圈里是几个意思!?”

泡泡茶壶女士调过头对他翻翻白眼,完全没有小诡计被人发现后的羞愧和心虚,她坐回死灵女仆端来的洛可可风的软椅上抱着胸,看着乌尔贝特把东西踢出圈中的时候哼了一声。

塔其米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调过头看着乌尔贝特问:“那么……开始?”

乌尔贝特点点头,把手里的书丢到一边:“那么说好了啊,潘多拉先拿到哪个武器,就选那个当他职业了。”周围的几人点点头,一旁飞鼠笑而不语。

因为泡泡茶壶想让小孩子当法师,可塔其米想让孩子当剑士,乌尔贝特又觉得重战士不错,几人为此争执不下,只好出此下策。

乌尔贝特“啪”的打了个响指,仆人应声把才几月大的小孩子放到那个由一堆武器组成的圈中,小孩子茫然地看着四周,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空气一时间安静下来,连着翠玉录和飞鼠看戏的五只妖怪认真的盯着潘多拉的一举一动。


“啪!”


瓷器摔到地上时清脆的一声,众人应声看去,站在众人身后抱着文件的迪米乌哥斯连忙鞠躬,声音歉疚。

“打扰众位大人了,属下方才进来时碰倒了一只花瓶。”

“无碍。”乌尔贝特摆摆手,众人依旧转过去看戏。

“诶诶诶!潘多拉呢?”飞鼠忽然惊吓的指着圆中间本应是潘多拉的空白说。

“在那儿!”火眼金睛塔其米指着早已爬出圈外的潘多拉,然后他看着乌尔贝特:“这结果该怎么计算?”

乌尔贝特汗颜的抄起书可劲翻:“……我看看我看看。”

“……”翠玉录沉默的看着被声音吸引的潘多拉爬到蹲下来捡花瓶碎片的迪米乌哥斯前面,抓起一片瓷片。

迪米乌哥斯被突然伸过来的小肥爪吓一跳,然后连忙放下手里瓷片去掰潘多拉的手:“诶,这个不能玩。”

对方乖乖的放下瓷片,然后开开心心的换成抱住迪米乌哥斯。

被抱住的先生一吓,然后抱起小孩子,笑的可以说是超级温柔:“诶……好软啊。”

潘多拉对他回以一吻。

翠玉录:“……”

忽然回头的乌尔贝特:“……”

跟着回头的塔其米:“……”


塔其米疯了:“我日!抱住个人这怎么计算啊!?”

泡泡茶壶发现了什么:“……”

泡泡茶壶忽然醒悟:“飞鼠,你家潘多拉是什么生物?”

飞鼠先生笑:“千面幻影。”

塔其米掀桌:“那还选个屁的职业啊!你为什么不早说?”

飞鼠委屈:“想说来着,被乌尔贝特打断了。”

塔其米:“……”

翻书的声音戛然而止,一旁低头看书的乌尔贝特沉默良久,忽然插话:“不……好像还是可以选职业的……”

他竖起书展示给众人看:“我才看见中国有种很新奇的职业叫童养媳。”

评论(4)
热度(83)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