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啊啊………my love……我的天使

(白赢)论 - 如何上嬴政

【争取做到一章一肉,这章没有】

赢政对于他和白起的现下关系还是颇为满意的,他当然知道自己那点从懵懂之年便模模糊糊的感情是什么,只是帝王薄情,他又是个极重伦理的人,再加之那武器又是块木头,即使夏夜相拥而眠,他也只会以为是气候炎热,这么做只是降温罢了…………总之,只要一直都会是这样的安闲日子,赢政便就满足了。

只是,日子总不会永远都这么安稳,老天爷总喜欢给世人的太平日子找些乱子,他与白起那点太平的感情,就也要在这天变化了。

碧空如洗,骄阳高照。已是大旱二月有余,眼看将要入秋,却还不曾降雨半滴。宁误说庄稼供水了,怕是连人的正常饮水也要断了,百姓痛苦不堪,怨声载天。

宫中权贵也很是苦闷,老天何时下雨事世人又说不准,只能寻些歪方邪法安抚民心。

赢政半带淡漠半带鄙夷的望向祭台上的妖艳男人——那个千辛万苦寻来的苗疆祭司。他内心对于这祭祀求雨之法是大为怀疑,奈何已经走投无路,大臣们又信誓旦旦的担保此人能力绝不是常人所及………总之,且试试吧,谁知道呢。

那苗疆祭司是真有实力,只是几下动作,抬手间便有浊浪翻滚天地间,雷声轰轰,雨滴如豆。

始皇这才舒展开眉,众臣喜悦之情不言而喻,既是解了旱灾,定要有赏。

他向下人摆手示意:

设酒宴,犒劳祭祀。

席间欢言笑语,嬴政这才有空当仔细打量那祭司,确实生得一副好模样,桃花也眉目传情,鼻梁挺翘,薄唇红艳,肤白如瓷,巧笑倩兮间勾人心魂。

他倒没像那些大臣似的色迷心窍,只觉得这男人不似凡人,倒有些像野志杂书中吸人精魄的妖物。

君主低头抿酒,不再去看那男人,与人目光相撞时总觉得有些恍惚。他倒没像那些大臣似的色迷心窍。但有些个大臣已经拿眼不停的瞄着那人了,几个下人也是会意的不断给祭司示好………

赢政忽然觉得有些恶心,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个,更多的是联想到芈月,赵太后那档子事,后宫淫乱荒唐,沉湎于色欲,几乎有些权力的男男女女都公开私通面首,他是知道的。

弃杯起身,担理衣袍,白起又不在这儿,再坐下去也是没意思,便去御花园闲逛。

转眼间,天已黄昏,林间石板小径被树木称的郁郁葱葱,远处亭台似有人独酌,印在花木阴影里不甚模糊。

是中午那个祭司。

他见着嬴政,眉开眼笑地迎上去:

“殿下也在这里吗?”

果然是蛮夷之人,不懂宫廷礼仪,见了朕也不知要下跪。

赢政皱眉,不着脸色的后退两步,让人扑了个空,更是看见了对方脖颈间的艳色吻痕,显是刚印上去的。

“恶心。”

那祭司的笑意立刻就凝固在脸上了,后退两步,又重新坐回石凳上,抬起芊芊玉指搔了搔脖颈上的吻痕,挑开发丝:“恶心?”

皇上不可否置。

那祭司又扑哧一声笑出声了:“皇上莫不是没经历过性爱吧?鱼水之欢?”

污言秽语。

那人捏着桌上的玉杯茶耳双手奉上,道:“可陪臣饮一杯酒水?”

赢政有些犹豫,毕竟在酒里面下毒这种事又不是没遇到过。

那人挑起眉,道:“莫不是连杯酒都喝不得吧?”

反正这是在自己的地盘,他能搞出多大风浪。想到这里,赢政便也不犹豫了,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咳…咳……”

那酒里还是有东西。

赢政眸子里含着怒气,冷声道:“你放了什么?!”

祭司掩嘴轻笑:“只是放了些让殿下变得和我一样恶心的虫蛊罢了。”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杀了我怕是殿下要一辈子给男人肏了。”那人懒洋洋地开口“会有一个无比销魂的夜晚。”

“销魂?”

赢政喃喃地又重复一遍,只感觉身上汗毛都要立起来似的,他打了个冷战——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肉放在下一章】

评论(20)
热度(126)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