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小黑这孙子写的也就凑合凑合看。

鲁伯特之泪【迪潘】

【现代架空,略长,有甜有虐,慎点】

【与 @一盏泪 的联文】

【鲁伯特之泪】

泪滴状玻璃制品,尾部一触即碎,头部坚不可摧。


【1】

太阳,非常刺眼。

到处绑着绷带坐在洁白床单上的潘多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今天太阳这么毒辣竟没人给他这个病人关上窗帘。

那金灿灿的阳光正好照到靠窗户的床位,前几日因为大雨护士抱来的被子被烤的烫极了,要是可以潘多拉还真想动动他现在还没知觉的双腿,以免还没能走路时就得截肢。他注视着几米开外的桌子上的手机,在心底里问候某两个恶作剧的小孩。

他觉得脑子都快热化了。

【2】

“醒了?”清磁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潘多拉抬头,才发现一个西装革履的高瘦男人站在门口,手里拎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他自顾自的拎了张椅子坐在潘多拉病床的旁边,修长手指好看的捏着水果刀削皮。男人低着头,眼睫低垂在眼眶下投下一片黑色深渊。

“头疼不疼?身体感觉好没好点?”

潘多拉没搭话,闷着头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苹果,目光有如饿狼谗言着肥羊。

但是对方削完皮直接把苹果凑近自己嘴边,潘多拉意识到对方根本就没想给他吃水果时眼神骤然悲愤的想在人身上烫个窟窿。

男人注意到他的目光时眯着眼笑的像只狐狸。

“你现在只能吃流食。”

“………”

依旧悲愤。

“除非你想让我喂你?嘴对嘴。”

疯狂摇头!

男人终于注意到眼下的四月春光也是很热的,便站起身把窗帘放下。

一片沉默。

男人终于说话了。

“………你已经昏迷三个月了。”

男人调着头解窗帘,潘多拉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却,依旧能清晰能感觉到——对方压抑到微颤的声音里的悲伤。

“我还以为………”

男人的头埋下,他声音涩的说不下去了。潘多拉愣愣的看着,忽然像是被刀剜心一样痛苦。大脑隐隐作痛,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血肉里挣扎出来。

“可是………”

潘多拉哑着嗓子。

“………你是谁?”

迪米乌哥斯动作停了下来,他低着头,身后阳光静寂。

【3】

潘多拉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对着眼前的男人,他突然没胆量去看他。

狗血剧里的失忆梗。

“你说... ...什么?”

黑发的男人既不隐藏惊讶,也不挡下慌张和不可置信,全部都表露在脸上,流露在声音里。他心有些许痛,那带着无法磨灭的痛苦的目光是火焰,灼着他的血肉。“逗你玩的”绑着绷带的青年给了他个让人安心的笑容。

虽说他不常笑,也不常撒谎。

迪米乌哥斯的眉毛就那样扭了起来,他叹了口气,放弃说点其他什么。

“我去找医生,你好好待着。”

含糊应声,潘多拉撇开了目光,极力找着关于眼前人的信息。这人千万别是他恋人之类的鬼东西,毕竟他是直的。

“哎!等等!”

他想起什么赶忙叫住抬腿向外的人,“手机,我的手机!”迪米乌哥斯无奈的走回去把东西递给他,又像老妈子似的叮嘱他不要像个多动症儿童。

鸟鸣清脆,他掀开被子,尝试移动多次无果。认命的放弃了不远处地上的包裹们。

然后开锁屏刷微博刷微信。

【4】

嗯……

迪米乌哥斯走出去时竟然有一瞬间这么想着。

失忆了也好,可以照顾,可以驯养………以前那些事忘了也好。

迪米乌哥斯打发助理去给潘多拉办理出院手续之后就靠着一处无人的角落打电话给雅儿贝德。

“潘多拉的资料之类就帮我从公司抹了吧,麻烦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明显顿了顿。

“你认真的?”

“嗯。”不带迟疑。

“…………”

“这对纳萨里克好,对潘多拉和你我都好。”

“………我明白了。”

“——哒”结束通话。

迪米乌哥斯叹了口气。

他着实不喜欢医院的氛围,助理办理完出院手续之后他就直接回了潘多拉的病房。“哒哒”的敲了敲门,脸上是熟练的温和微笑。

“回家了。出院手续办好了。”

“啊……?哦,好。”

潘多拉放下手机下意识的想撑起身子,然后胳膊一软,大腿一疼。他苦着脸看着迪米乌哥斯。

“不好意思,我好像走不了……”

迪米乌哥斯挑挑眉。

“车在医院楼下面。”迪米乌哥斯把他抱起来,毫不费力的轻松模样让潘多拉身为男人的自尊稀碎。

对方毫不在意的说着:“我抱你下去。”

潘多拉:等等………

潘多拉:∑(°Д°)

潘多拉叫出声:“我擦嘞公主抱!?”

潘多拉身为男人的自尊再次摇摇欲坠。

“不然?”迪米乌哥斯看着他笑。

“没……没事。”潘多拉转过脸咽了口口水,小声逼逼:“……其实可以用轮椅啊。”

这位西装革履的先生模样有些委屈:“我们都快三个月没接触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再开口,声音难掩失落:“我想多抱抱你……”

潘多拉:“………”

操!狠不下心了。

操!这家伙该不会真是我对象吧……!?

被抱在怀里的潘多拉先生缩得像团液态猫,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方的一批。并且又开始想发微博了。

失忆了,感觉一觉睡醒捡了个老公,肿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5】

他关上手机,也不知道怎么,医院里的人都没怎么在意他,潘多拉余光看到几个女孩子羡慕的神情,不过很快就低下头,做别的去了。

现在很近,他能听到迪米乌哥斯的心脏在跳动,这个名字是他微信的备注。他不确定自己忘记哪些事情,多想也是头脑发胀。

记忆闪现,他捕捉到那是他的手机,这个方方正正的连接着世界的小盒子。果然手机才是他的真爱。

潘多拉的房间在三楼,为了安全除自己人都肃清掉。

迪米乌哥斯感到自己的领带被拽住,他低头意外的得到一记警告。怀里那家伙抿直的嘴角明写着的不高兴。他会意。潘多拉以前可没这么丰富的表情,至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都没笑过。

房间里的那个太犯规了。反倒被安慰的迪米乌哥斯恶意的往上颠,黑眼睛的青年便慌张的搂住他。

原因?每次宴会盛装的青年都能用复古风格加上他浪漫主义的语句迷获一群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孩们。离开的时候用那安心的笑换取尖叫,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非来实验室抢他工作。

他在意的都生气了。也不知被抢饭碗还是撩妹的原因。

走楼梯时间会更长,但迪米乌哥斯很乐意跟潘多拉多待会,他不觉得从总公司赶过来的安兹大人能轻易地放过他,也许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雅儿贝德总是说希望时间不在流动,如果这一瞬间能被放慢千倍万倍,他指的是潘多拉温热的身体与紧挨着的双臂。

“...nm”
“?”
“cnm,听见没,cnm”

迪米乌哥斯觉得他刚才都想了些什么鬼东西。这个世界是一定虚伪的。

潘多拉瞪着他,不满迪米乌哥斯把他当重物似的颠了颠,手上也没闲着的狠掐男人的后颈以表达不满。他抽搐着嘴角不由得加快了脚部。

在他熬到了医院门口,马上就能把潘多拉这个麻烦精丢进车里赶快回家的想办法对付安兹大人的那一刻。

棕发的面无表情的男人站在那里,不妙啊。他还没脱口安兹大人,怀里的先出了声。

“吾先生!”

哈?那是谁。

【6】

安兹看着眼前一对的动作,目光里多少有些一言难尽的感觉。

虽然有千言万语想说,但安兹最后还是问了一句所有人会问的:“总算醒了?”

迪米乌哥斯无言的点了点头。

一干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迪米乌哥斯才总算想出话题。

“话说,什么吾先生…………?”

安兹捂脸:“小迪你跟我的时间没有潘多拉久才不知道……我之前叫铃木悟………”

然后安兹先生又扬了扬下巴,“话说潘多拉好像有点不对劲儿…………?”这厮好歹也是纳萨里克智者之一,怎么现在看起来二不兮兮的…………

“他………”小迪说起这事也不知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了。

“嗯………失忆了。”

“啊………”安兹也愣着了,好一会后他才有些干巴巴说着:“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们………”

说到这里安兹又瞥了眼他们的动作,然后干咳了一声:“呃………小迪你好好照顾他吧,我会给他放假的。”

“谢谢您。”

除了这个迪米乌哥斯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感谢回家时潘多拉就困了,迪米乌哥斯眼下思绪万千,实在要找个空闲好好理一理。

卧室外夏提雅坐在他家沙发上等着和他谈公务。潘多拉身体不舒服,也懒得多话,直接就睡觉了。

迪米乌哥斯在给人理好纱布之后凑到对方脸颊边,言语轻挑。

“需要晚安吻吗?”

“咳……”潘多拉有些拘谨的撇开脸,小声咕哝:“兄弟你正常点,我害怕。”

迪米乌哥斯轻笑,直起腰来。潘多拉看着对方的背影自己心里又不是滋味。

想想吧,你对象就因为失忆就把你忘了………你说糟心不糟心!

于是迪米乌哥斯走到门边,潘多拉终于叫住他。

迪米乌哥斯看他,而潘多拉移开目光:“就是………”

他咽了口口水:“我失忆了这事你也知道………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初恋情侣的相处模式…………原来是老夫老妻了?嗯……我不太习惯………”

迪米乌哥斯愣了愣,半晌,他回过神,报以绅士一笑,走出房间。

然后就看见门外不小心偷听的夏提雅一脸呆滞,连叉着沙拉的叉子都掉地上了。

对方结结巴巴:“卧………卧槽,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先生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回答:“貌似是潘多拉先生误会了,我不否认而已。”

“那………同居………我说…………”

“安兹大人指示我照顾好他。”

…………

潘多拉这是被吃的死死的了。

夏提雅战战兢兢咽了口沙拉:“…………可以,需要我祝幸福吗?”

“谢谢。”

【7】

一脸微笑的送走银色头发的童颜的女人,他倒是“笑”不起来了。他不可不认为自己能好好的照顾病患,纳萨力克的业务培训真没包括这个。

真的是沮丧极了,迪米乌哥斯从来不会对自身能力起怀疑,他紧盯着包裹在黑色手套下的手,原本用来给人于痛苦的,如今要给人于安慰。他每想起自己手中的针管,消毒手套上的血液,就越发担忧。

天气的过于晴朗,烧红了白色的云彩,它们飘在天上,极为好看。

可这也触动他,骄傲的脊梁没再直起,血乎乎的像他“餐盘”之物。屋里的笨蛋更是误会和他之间的关系。

讲个笑话,迪米乌哥斯追到了潘多拉·亚科特。

男人嘴角勾起苦笑,大白天的光亮却有种月光洒在他身上,悲悲惨惨戚戚凄凄切切复铮铮的感觉扑面。往前推时间,那麻烦精还真是他的该死的白月光。

目光可及而不可得。

“迪米乌哥斯——!!!”

哦,麻烦精。他想回忆下自己那不怎么成功的追求过程可惜又失败了,同时也觉得家里虽然不常回来但是也不可能有蟑螂老鼠之类让人大喊大叫的东西。

于是他平缓的起身,在潘多拉再次破口时,走进屋子。

床上人的表情倒是很有趣,他不禁多看两眼。好奇夹杂惧怕。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从窗户逃走的是只猫咪,是别人家偷跑进来的?这下就轮到迪米乌哥斯懵逼了。

“那是什么生物啊。。。”潘多拉那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穿进男人耳朵引起一番烦躁,其原因不可知。

“猫。”他想了想补充说“自己百度”他该接一句想吃什么,等他高兴的说完又告诉他你只能吃流体食物。突然,他发现自己没那脸皮,这太过亲近的感觉他不想体验太多。

这不是属于他的,等他想起来又会怎样?

冷冰冰的一瞥,嘴里说出的恶毒反派的台词。他哽住,他记得有句话。

“我以为我们会是朋友”

他尽力而去追求的他却得了个朋友,然后又典型的连朋友都做不得。当然,迪米乌哥斯可不知道潘多拉对于朋友的定义。也不知道自己在心灰意冷时,注意到的潘多拉才跑到实验室陪他。

躺在床上的那人冲他招手。他就俯下身听却又没料到这个人形大麻烦一把揪住他耳朵。

“老子饿啦!”

这是TM初恋模式?!?

看着崩溃的西装大人,哦,现在他也是个社会人。潘多拉一脸得意。

只有瞬间崩溃的迪米乌哥斯换上他的微笑,按住青年,“你欺负我动不了!”对,就是欺负你动不了怎么滴了吧,彻底崩坏的迪米乌哥斯想把这个麻烦弄死在床♂上。

假的吧,眼前的潘多拉与他所认识相差太多,把那个面瘫还给我啊赝品!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39)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