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啊啊………my love……我的天使

《弱受小迪了解一下?》【迪潘】

【1】

最近迪米乌哥斯变得很奇怪。

他说话不再像以前那样强硬,从理性主义开始变得感性,甚至,容易落泪。

上次与科赛特斯去自己的两脚羊牧场,就给自己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上上次给马雷讲睡前故事,讲到一半把自己感动的稀里哗啦,还有这次,去宝物阁找潘多拉,被对方的把戏吓着时嘴角就往下撇了,透过眼镜看见恶魔的泫然欲泣后潘多拉哄他哄了好一阵子。

后来科赛特斯,马雷,和潘多拉碰上面了。

科赛特斯问:“你们觉不觉得小迪现在怪怪的?”

马雷懵懂的说:“迪米乌哥斯大人很好啊,温柔又体贴。”

“是有些奇怪。”潘多拉说:“不过也正常,我查过资料了,是小迪发情期到了,变得感性是正常反应。”

“发情期?”科赛特斯默念着这个词,然后他低头思考良久,又对潘多拉说:“你和迪米乌哥斯,你们在一起了吗?”

潘多拉正颜道:“其实第一次听说和迪米乌哥斯在一起我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让我这么做,我就马上去这么做,第一我要试一下,因为我不愿意在一起了以后再加一些特技上去,狗粮“咣”一下,很香、很甜,这样安兹大人出来一定会骂我,根本没有这样的狗粮,就证明上面那个是假的。后来我也经过证实他们确实是中药的,我洒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感觉还不错,后来我在做的时候也要求他们不要加甜饼,因为我要让观众看到,我吃完之后是这个样子,你们吃完之后也会是这个样子!”

科赛博特:“也就是说在一起了呗?”

潘多拉:“嗯。”

“那么。”科赛特斯伸手捂住马雷的耳朵,小孩子家家不能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他问:“你为什么不能帮小迪解决一下?这样他不就变正常了?”

潘多拉摆摆手,有些羞涩:“虽然在一起了,但我们的关系还没到那个地步。”

马雷一脸懵逼。

科赛特斯恨铁不成钢的问:“那你为什么不能努力一下!?迪米乌哥斯发【和谐】情期多容易被撩!”

潘多拉正颜:“其实第一次听说和迪米乌哥斯在一起我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

科赛博特摩拳擦掌:“你要是再玩这个梗我让你了解一下当场死亡的酸爽。”

潘多拉终于闭嘴了。

科赛特斯又问:“话说你把小迪差点吓哭?你还哄他?你不是会哄人的人吧?”

“毕竟我对象。”说到这里潘多拉一顿,又说:“再且,男人哄女人【?】,也就搂怀里亲亲抱抱,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啊!”

科赛特斯震惊了:“这样你都没上了他!?”

潘多拉也惊了:“这样就可以………”

“对啊!”科赛特斯回答。

潘多拉敲头卖萌:“诶呀潘多拉你还真是个小笨蛋呢。”

科赛博特终于忍无可忍的撸袖子:“你还玩乱七八糟的梗我就让你断子绝孙!”

【2】

第二次潘多拉差点得手是在晚上去找迪米乌哥斯的时候。对方显然也知道自己正处于脆弱的感性期,因此也就没看平常看的那些名著小说,转而看世界史。

潘多拉进来的时候迪米乌哥斯坐在床上,暖黄的床头灯勾勒对方好看的脸颊。

迪米乌哥斯看书看的很认真,直到想拿床边桌上的清酒的时候才注意到潘多拉,他抬头,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潘多拉不客气的坐在他身边,笑嘻嘻的答非所问:“在看什么书?”

千面幻影拿起来打量一眼:“世界史?我看过了,有加了我理解的注释和笔记的版本,要吗?”

“谢谢。”迪米乌哥斯抬起头吻了吻对方的脸:“明天我去找你。能不能把你手旁边的酒递给我?我要睡觉了。”

“酒?”潘多拉笑着把迪米乌哥斯壁咚在床头,说:“要我喂你吗?”

靠的太近了!!!

迪米乌哥斯心中警铃大作,他罕见的有些慌张的移开目光,说话也磕磕巴巴的:“不要,不要你喂………唔。”

对方附身吻了上来。迪米乌哥斯一愣,随后醇香的酒液就顺着对方的舌头滑进喉咙,他被吻的晕乎乎的,没法拒绝,只能紧张的揪着潘多拉的领带承受。

一吻完毕,迪米乌哥斯张着嘴喘息,尖锐的洁白犬齿在唇后微现,与艳红的舌头形成鲜明对比,很有些……魅惑。

潘多拉眸色微沉。

迪米乌哥斯还迷迷糊糊的,对方又吻了上来,迪米乌哥斯机械般的张嘴,红着脸吞咽酒液。

直到对方微醺,潘多拉才把人轻柔又强硬的按在床上,含住他的嘴唇,然后向下吻去。

迪米乌哥斯原本清明的大脑已经一片混沌,紧绷的身子也软了下来,他望着天花板,那双好看的宝石眼睛里仿佛也转着漫画人物意动情迷时粉红的眩晕圆圈。

然后。

夏提雅的声音就在潘多拉脑海里响了起来:潘多拉?你怎么不在宝物阁?算了……方便过来找一下东西吗?

潘多拉:………

明明迪米乌哥斯已经娇软【?】的可以肆意玩弄为所欲为了,但他还是被夏提雅拉了出来。

潘多拉感觉很绝望。

【3】

潘多拉不太记得迪米乌哥斯的做的那些事了,像是把捉来的小孩子做成烤肉给小孩的父母吃。

自家恋人做的恶劣事迹多了去了,可潘多拉也不在意这些。

眼下他正在小迪的牧场里,笑眯眯的看着对方办公。

“有什么事吗?”终于,迪米乌哥斯承受不住对方热切的目光,开口问着。

潘多拉说:“上次我们的事………”

“那是个意外………!”没等潘多拉说完迪米乌哥斯就打断了,他脸有些红,下意识抚了抚自己的嘴唇,然后说:“而且,上次你不也拒绝了么?”

“我有工作嘛。”潘多拉亲昵的吻吻小迪:“再说,再试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迪米乌哥斯不说话,倾上去回应他的吻。

潘多拉按住迪米乌哥斯的肩膀,因为位置问题,他只能坐在迪米乌哥斯的腿上吻着对方。

然后,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一个误打误撞推门的小女孩向里望了一眼,呆住了。

想象一下,杀了你朋友的,手段粗暴凶残的杀人狂徒,现在被别人按在椅子上强吻,是不是有种三观崩塌的感觉?

小女孩表情仿佛见了鬼。

深深表达出了“未成年的心灵受到了惊吓”这句话的含义。

然后她惊恐的跌跌撞撞的跑了。

潘多拉回过头,自家恋人抿着淡色的唇,眼角下拢,眸子沉沉如湖,雾气在湖上飘荡,没有盯着自己,但潘多拉竟然心底发毛。

两次被人打扰,心里不悦是想当然的。

迪米乌哥斯终于不耐烦了。他把潘多拉按倒在地,很有几分霸王硬上弓的意味。

潘多拉有些被吓到,他连忙说道:“等等等等!我要在上面!”

迪米乌哥斯居高临下的看了他良久,然后微笑:“好啊。”

潘多拉怕不是不知道有种体位叫做骑【和谐】乘。

他这么想着。

【4】

“停停停!我说的在上面不是这个意思啊!”

“唔………呜呜呜呜……疼…疼死了………”

【后续】

某天,纳萨里克大坟墓里风平浪静。

“第一次是潘多拉主动的感觉是不是很好?”会议桌前,雅儿贝德突然问道,她跷着修长的腿,优雅的翻开书页。

“嗯,谢谢你的主意了。”迪米乌哥斯愉悦的向人点头。

主意?当然是假装柔弱之类。

恶魔与魅魔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ps:后来迪米才知道,那时候的雅儿贝德居然还没追到安兹大人!

对此,对方义正言辞的震声:“没人规定没谈过恋爱就一定没有经验啊!”】

【再ps:恶魔发【和谐】情期会变得脆弱当然是迪米乌哥斯给潘多拉假资料作误导人的,事实上,只会更加残暴(笑)】

评论(11)
热度(104)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