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啊啊………my love……我的天使

大丈夫岂能儿女情长!?【全员日常/塔乌】

  【纳萨里克至尊的沙雕日常,顺便塔其米和乌尔贝特谈个恋爱,七千多字】

  【我一直觉得翠玉录娘娘超棒!】

  【写到一半燕燕告诉我:翠玉录不是娘娘,他是你大爷(ー_ー)!!】
  

  这个沙雕故事要从很久以前讲起。

  那时候的乌尔贝特还是个单纯的青年。

  

  【1】

  对于乌尔贝特这样一个每天上班写文件下班打游戏且没有父母的的社畜来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被悲春伤秋的小资感情困扰过了。

  乌尔贝特最近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不久前。

  那时纳萨里克大坟墓团战,他还在吟唱法咒,就被塔其米突然抱在怀里扑倒在地,乌尔贝特一脸懵,反应过来后正想嫌弃,塔其米的后背就承受了对面法师的一击。

  这种程度的伤对于塔其米来说不算什么,他安慰乌尔贝特自己安然无恙。可,要知道,在这个游戏里血量是没法靠血瓶补起来的,只能随着时间流逝恢复,这个设定有时会给玩家带来很大麻烦,因为会有人趁乱偷袭。而对于世界冠军来说,战绩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乌尔贝特很感动——因为不久前他们刚吵过架,乌尔贝特看这个战士不爽很久了,总想找机会膈应膈应他。

  他拍了拍大兄弟的后背,问:“没事吧?”

  下手有点重,塔其米闷咳两声:“本来没事………现在可能有了………”

  过了一会,乌尔贝特心里就冒出点膈应,他才后知后觉到自己找不出塔其米保护他的理由。

  昨天塔其米只是不小心引了怪,就被他以“这就是世界冠军的水平?”嘲讽了。对方委屈巴巴的不说话,默默的把boss虐哭。

  而今天,塔其米还不计前嫌的顾着他。

  乌尔贝特不是妹子,着实想不出一个刚被他狠狠欺负过的家伙为什么要保护他。要知道,放别人那里,直接给你骂狗血喷头。

  这事就导致乌尔贝特之后有好长时间没好意思再去膈应塔其米,不过塔其米也就仅仅只有这一次保护了乌尔贝特。

  这事也就这样了,乌尔贝特也不和塔其米有什么交集了。

  

  【2】

  塔其米感觉很伤脑筋。

  他不在乎什么人的喜欢。但是,你说追个人怎么就这么难呢!?自己好端端打怪吧,出点小毛病就要被他嘲讽,出手保护他吧,他就干脆不理你了。

  这真不是一般委屈。

  他就问泡泡茶壶:“怎么才能让人记住你?”

  女人的八卦天性让泡泡茶壶笑的很贼,用胳膊肘捣了捣塔其米:“哟,世界冠军有喜欢的人了?”

  “算是吧……………”

  泡泡茶壶不假思索的回答:“那就强*啊。”

  塔其米:“嗯???”

  “这不是最快的方法吗?”泡泡茶壶反问。

  塔其米无话可说并且表示未成年的心灵受到了惊吓。

  泡泡茶壶感慨:“你不主动,我不主动,这恋爱谁谈?嗯?”

  虽然塔其米觉得强*完全不是主不主动的级别了,但………泡泡茶壶说的在理。

  

  【3】

  值得一说的是塔其米喜欢乌尔贝特这事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别人眼里都是:乌尔贝特和塔其米大概是杀父仇人相见?

  而且塔其米还是和宇宙级别直男。

  这就导致后来打架刷boss,爆出来橙色装备,塔其米毅然给了乌尔贝特。

  佩罗罗奇诺和飞鼠震惊了。

  乌尔贝特懵逼了。

  三人看着乌尔贝特手里的高跟靴,怀疑塔其米根本就是想嘲讽乌尔贝特。

  要不是飞鼠和佩罗罗奇诺拼命拦着乌尔贝特,乌尔贝特当天就和塔其米拼命了。

  事后乌尔贝特很不爽的说:“你们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看见了他是怎么嘲讽我的,就拦着我也不和我一起撕了他。”

  “真不是。”飞鼠眨巴不灵不灵的大眼睛,那模样要多真诚有多真诚,回答:“他是我们会的,我是会长啊,揍他的话,荣誉会掉!”

  佩罗罗奇诺接着说:“而且我们仨在游戏里是真打不过他………”

  乌尔贝特一愣,然后很感动:“知子莫若父,我懂你们——改天我们去他大学揍他?”

  佩罗罗奇诺欣慰:“爱卿懂朕!”

  这回轮到飞鼠懵逼了:“啊?啥?我不是,我没有啊!”

  然后就被两个飕欠飕欠的暴力狂损友拖走了。

  后来飞鼠再劝他们的时候,就会被回:男人商量要事,后宫禁止驳嘴。

  

  【4】

  之后有次公会下线聚餐,那时候塔其米还在上大学,乌尔贝特去他的学校找他,就看见一个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大学生站在那里等他,不用说,肯定塔其米了。见了面乌尔贝特才发现自己比人还小几岁,而且虽然他不想承认,不过塔其米真人确实比他这个天天工作打游戏的社畜好看。

  干干净净、高高瘦瘦的青年。

  立似劲松扶峭,行如芝兰玉树,眸宛金砂掺目,笑若朗月入怀。

  很完美,但是这间接导致仇现充的乌尔贝特更不喜欢塔其米了。

  并且回去就埋汰飞鼠为什么要安排他去接塔其米。

  飞鼠愣了愣,回答说我看塔其米上次帮你挡攻击,还以为你们关系好了呢………而且,我问塔其米要谁接应,是他说让你去接他的。

  这话听的乌尔贝特蛋疼,心想这兄弟想干嘛呢,他都快往不好的地方想了。

  再后来掉到游戏里去了,乌尔贝特这才发现,他和塔其米的关系不好直接影响了他们俩的娃,呸,他们俩创造的守护者——迪米乌哥斯和塞巴斯也是针锋相对。

  对此他还严肃思考了一下,才想起塔其米在他面前好像一直是个乖小孩形象,即使被嘲讽也没针对过他…………

  

  【5】  

  并且乌尔贝特突然想到要是迪米乌哥斯和塞巴斯打起来,迪米乌哥斯好像打不过塞巴斯来着……

  思考结论是乌尔贝特后悔把自家娃的技能点加那么多到智慧上了。

  

  【6】

  让我们用时间顺序重新回到故事主线——话说那一堆至尊就跟筐白菜似的哗啦啦全掉到这个世界可给飞鼠,哦不,安兹惊喜坏了。

  也让重新有了爹妈的孤寡守护者很惊喜。

  也让佩罗罗奇诺很惊喜。

  “我可以在这里完成我的双飞大计了吗!?我要去收后宫!”

  安兹和乌尔贝特赶忙拦着这只放荡的禽兽。

  “天天的,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乌尔贝特很生气:“也不知道想着点兄弟!”

  忙着一边挣钱一边和空气斗智斗勇的安兹:“???”你们这群畜生果然是当旅游来了!

  泡泡茶壶也来凑热闹:“还有姐姐!”

  乌尔贝特想了想,对泡泡茶壶说:“男人的话………就不能指望他了………”

  佩罗罗奇诺回答:“并不。”

  “嗯?”乌尔贝特惑然。

  佩罗罗奇诺义正言辞:“春天到了,绽放的为什么一定要是桃花,而不能是菊花呢?”

  “哇你…………”乌尔贝特语塞半晌,然后说:“你还真是不挑食………”

  

  【7】

  “你家那个小迪就挺好看的。”佩罗罗奇诺突然说。

  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迪米乌哥斯:“………???”

  佩罗罗奇诺笑着用胳膊肘抵了抵乌尔贝特,乌尔贝特会心一笑,也抵了抵佩罗罗奇诺。

  然后乌尔贝特反应过来这不是夸奖,而是计划潜规则,遂惊怒:“woc你这孙子想对我儿子做什么!?”

  突然多了个儿子的迪米乌哥斯:“…………”

  然后佩罗罗奇诺一边放荡不羁的大笑一边被乌尔贝特用折凳追着打。

  安兹看着没心没肺的好友感慨:果然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8】

  然后乌尔贝特和佩罗罗奇诺就被安兹杀伐果断的赶去做任务了。

  但佩罗罗奇诺觉得这并不妨碍自己的双飞大计【划掉】

  

  
  【9】

  由于任务需要,乌尔贝特扮演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然后被冒险者塔其米打半死后收服做仆人。

  表演结束后塔其米特心疼的把乌尔贝特衣服扒了给人上药。

  虽然乌尔贝特觉得自己毛事没有。

  然后被上药:“嘶………疼……疼死了,老子想说脏话了………上来,腰那边上完药记得给我叫个大保健………唔…………”

  被塔其米按摩时猝不及防的呻吟让乌尔贝特老脸一红。塔其米方的一批只能羞涩的假装没听见。

  然后有暂时同行的冒险者上来找塔其米。

  就看到人骑在恶魔腰上,恶魔手指紧紧攥着床单。

  以及猝不及防的呻吟。

  “对不起打扰了。”冒险者歉疚的麻利关门。

  

  【10】

  乌尔贝特觉得自己老脸都没有了。

  

  【11】

  第二天塔其米带乌尔贝特坐马车。大概是昨晚太累的缘故,乌尔贝特很快就昏昏沉沉的倚着塔其米睡着了。

  本来塔其米还有点困,被人这么一倚,瞬间就大脑爆炸,清醒的一笔。

  乌尔贝特着实是个很讲究的人。

  身上特别香!

  塔其米甚至想当场吟首乌青体诗歌。

  

  【12】

  《好香》

  作者:塔其米

  乌尔贝特的身上

  好香。

  真的好香好香

  十分香

  特别特别非常香

  怎么那么香

  感觉

  就两字

  精神!

  

  【13】

  塔其米其实特别想用自己的禄山之爪揉揉乌尔贝特桑的脑袋!

  但是这宛如少女漫一般的情景让他感觉超害羞。

  于是就没敢伸手。

  

  【14】

  晚上的时候乌尔贝特和塔其米没事,就在酒馆外喝喝酒谈谈心。

  “话说你这名字怎么起的?”乌尔贝特拍拍坐他身边的兄弟的肩膀。

  塔其米瞅了他一眼:“塔其米?touch me音译。”

  乌尔贝特心中一震,激动:“喔!就是那种‘有本事你来触碰我吧’的嘲讽!?帅!”

  被媳妇(大概日后之妻?)夸奖,塔其米有点开心。

  话题到此为止,两人坐在石阶上静默不语。

  乌尔贝特看着天上一弯弦月,一时思绪万千,想起以前公会聚餐,佩罗罗奇诺和他分别时那叫一个依依不舍,乌尔贝特看见有人在深夜的车站卖毛片,就对自己好友说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张碟压压惊。

  后来佩罗罗奇诺半夜打电话抽噎说自己看过乌尔贝特给他的片子了。

  乌尔贝特迷迷糊糊问好看么?日的谁?

  佩罗罗奇诺哭啼啼宛如小女孩,回答亏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让我【和谐】日贞子!片子里突然出来个贞子几个意思?

  ………

  好吧。

  听说后来绅士家佩罗罗奇诺萎了好一阵子,乌尔贝特的一个不经意之举竟然为世界除了一害!

  不过到底是兄弟。

  乌尔贝特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只能偶尔躲被子里偷偷笑出声。

  啊,这大概就是友情吧!

  

  【15】

  他望着天上月,想着往事,感慨的叹了口气。

  塔其米好奇的问:“想什么呢?”

  乌尔贝特回答:“我想佩罗罗奇诺呢。”

  塔其米就抱着腿不问了。

  嫉妒。

  

  【16】
  
  “你让我感觉很奇怪。”乌尔贝特忽然说道。

  塔其米有些惊讶:“为什么?”

  “啧………”乌尔贝特摸了摸下巴,“你想啊………我针对你不是显而易见么,你都不生气这样…………”

  “舍不得。”塔其米下意识回答。

  “嗯……!?”乌尔贝特懵了。

  自知自己说错话的塔其米赶忙亡羊补牢,毕竟把乌尔贝特吓走就不好了

  “我就是觉得你有点意思……然后关注你了…………”

  “哈……?”乌尔贝特依旧一脸懵。

  “我吧……第一次注意到你是因为迪米乌哥斯啊,对吧,你确实把迪米乌哥斯做的很出色,我就想啊………能制作这种感觉的人,肯定也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吧?”

  “哦,这样。”乌尔贝特从懵逼变成反应平平,他点了点头:“so?失望了吗?”

  塔其米老实回答:“有点。”

  然后就被揍了。

  

  【17】

  塔其米接着说:“你可能不记得了,但其实我们不止面基过一次。”

  “嗯?”乌尔贝特茫然。

  “纳萨里克还没成立之前,九人自杀分也举行过聚餐的,飞鼠邀请我,但是我来晚了。但那时候你已经喝醉了。”

  

  【18】

  九人自杀分聚餐那天,乌尔贝特和他女友分手了。

  于是塔其米来的时候就看见人一边喝一边哭。

  他心里奇怪,飞鼠过来解释乌尔贝特失恋了。

  虽说当时还不怎么熟,但塔其米看在眼里也不是滋味,就过去安慰两句:“别伤心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乌尔贝特抹着眼泪问:”我还会有新的么……?

  身旁青年看起来比塔其米还小一点,面容也只能算是不难看。可对方的眼泪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塔其米脑子突然就一抽,问:“你看我咋样?”

  后面那句我有个和我长得七分像的妹妹还没说出口,乌尔贝特就认真打量了他一眼。

  然后乌尔贝特哭的更惨了。

  

  【19】

  “天不早了。”

  乌尔贝特望了望天上月亮。

  “嗯。”塔其米回应。

  乌尔贝特就坐在他的身边,以前在公会也是,初次面基也是,现在也是。

  可是塔其米总是觉得乌尔贝特离自己很远,宛如水中明月般远,宛如沙上蜃楼般远。

  明明可以说话,可以触碰,却觉得自己离他更远了。

  鬼使神差的,塔其米下意识伸手想碰碰乌尔贝特。

  对方伸了个懒腰,躲开了。

  然后乌尔贝特揉着眼睛起身,咕咕哝哝的说:“走吧,回去。”

  塔其米挠挠脸颊,他的眼睫垂下,然后起身跟着乌尔贝特离开。

  

  【20】

  这么平安无事的过了三个月之后还是出事了。

  乌尔贝特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这总归是件麻烦事。

  可是上次救命之恩还没还完,他又欠塔其米人情了。

  眼下,乌尔贝特恨不得把那个偷袭的人剁成碎肉包饺子。

  

  【21】

  “我说过别护着我了。”

  “我记得。”塔其米坐在地上,无力的垂着头,拄着沾满鲜血的长剑撑起身子。他声音很轻,宛如羽毛落地。

  “我真鄙视你这样的人。”乌尔贝特接着说着,面无表情的给塔其米做如心肌受损却只能贴创口贴那样的无用功治疗。

  没什么器械,他也就只能做这个了。

  塔其米已经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的头抵在乌尔贝特的肩膀上,血染红了乌尔贝特的衬衫,染红了乌尔贝特的眼眸,染红了乌尔贝特的世界。

  塔其米身体渐冷,血液却烫的乌尔贝特发抖。

  尽是些无聊之事。

  

  【22】

  大雾还笼罩在深林,晨光熹微。林间小屋里蒙上尘埃的木门骤然被人敲响。

  独自生活的无知公主打开门,好奇的看着皇后递过来的苹果。

  苹果是毒。

  毒名爱情。

  就在那一刻,命运的齿轮开始喀喀转动。

  

  【23】

  塔其米长久的沉睡着。

  

  【24】

  可是他醒来的时候,乌尔贝特也没来探伤。

  阳光刺得塔其米眼睛生疼,他摸摸额头,微微挡了点阳光,然后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25】

  不是不在意,只是没资格在意。
  
  

  【26】 

  可泡泡茶壶知道,塔其米受伤昏迷不醒的时候乌尔贝特是有来过的。那个西装革履的先生就一直静静坐在塔其米的床前,很久之后,他默默的摸了摸塔其米的头。

  春光透过绣金窗帘,给乌尔贝特镀上一圈好生孤寂的模糊光边。

  ………然后乌尔贝特就在对方头上下手很重揉掰揉掰揉掰,泡泡茶壶怀疑他是过来成心不让塔其米安宁的。

  

  【27】

  塔其米醒的时候,乌尔贝特没探伤这件事还是让他很受伤。

  为了引开他的注意力,泡泡茶壶给了他一面镜子。

  于是塔其米就看着自己的鸡窝头怀疑人生。

  这发型是经历了什么?他觉得自己没有睡觉乱动的喜好啊…………

  
  【28】

  后来乌尔贝特来找塔其米了,对方躺在床上看着他。乌尔贝特说:“谢谢啦,这个人情欠下了,以后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尽管提。”

  塔其米眼睛一亮:“那我可以要晚安吻吗?”

  乌尔贝特笑容微滞:“………什么玩意儿?”

  “对不起我嘴瘸。”塔其米想了想:“其实我想说的是………那什么我还缺个媳妇…………”

  乌尔贝特立马就表示自己明白了。

  塔其米:???你明白什么了你就明白?

  

  【29】

  果不其然,第二天乌尔贝特就把大胸细腿的美人送上塔其米的床。

  

  【30】

  “不错吧!”乌尔贝特第二天去找塔其米,很骄傲的说:“我家教的新人,还没用过呢!”

  塔其米复杂的看了乌尔贝特一眼,回答:“你这孙子,是真孙子啊。”

  乌尔贝特:???诶你怎么骂人呢………

  

  【31】

  塔其米说完这话之后在一边站着的佩罗罗奇诺突然若有所思的看了塔其米一眼。

  “塔其米能出来一下么?我有事要问你。”

  

  【32】

  和佩罗罗奇诺出来后,那个先生突然复杂的问塔其米:“你该不会喜欢乌尔贝特吧?”

  “你怎么知道…………”塔其米没打算否认,这话就基本等于承认了。

  佩罗罗奇诺耸耸肩,呵呵冷笑:“当年我们公会那么多法师,就看你护着他,偏心偏的太明显了。就乌尔贝特那家伙看不出来。”

  塔其米瞥了他一眼,沉默。

  “可是为什么?”佩罗罗奇诺话音一顿,然后他低下头,倚着墙,无力的慢慢滑倒在地,失落的说:“明明是我先来的……相识也好,拥抱也好………”

  塔其米感觉自己有点方。

  

  【33】

  “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蹲在地上的佩罗罗奇诺突然大笑,然后跳起来调侃:“怎么样!?是不是演的很逼真!”

  塔其米不想说话,并且觉得佩罗罗奇诺再皮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被人一jio踹死。

  

  【34】

  然后佩罗罗奇诺抬抬手:“进来吧,塔其米承认了。”

  于是佩罗罗奇诺在门外偷听的七大姑八大姨:翠玉录,泡泡茶壶和安兹乌尔恭都进来了。

  塔其米的表情又开始逐渐惊恐。

  

  【35】  

  “你是怎么喜欢上乌尔贝特的?”佩罗罗奇诺好奇的问。

  塔其米想了想,然后纠结的皱眉回答:“我也说不上来,喜欢这种事谁说的上来…………就这么喜欢的呗。”

  翠玉录和安兹乌尔恭异口同声:“这就是传说中的………”

  安兹乌尔恭:“一见钟情?”

  翠玉录:“见色起意?”

  佩罗罗奇诺:“乐不思蜀?”

  泡泡茶壶觉得他们三个人总结的对。

  塔其米觉得除了安兹以外其他人都是什么玩意儿…………

  

  【36】

  因为任务还没结束,不久后乌尔贝特和塔其米又匆匆出发了。

  还是在马车上,乌尔贝特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不说话。

  塔其米望着帘子外的月亮。

  有这种情况一点都不奇怪。他们从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于是,怎么都聊不到一块去。

  可是恶魔沉默着抓住了塔其米的袖子,也许他本来是想抓住塔其米的手。

  恶魔的手艰难的抓着战士的袖子,慢慢向上抓,然后缓缓挽住塔其米的胳膊。

  

  【37】

  乌尔贝特什么都没说,可在塔其米昏迷不醒的日子里,他的心从未安宁。

  他小心翼翼挽着塔其米的胳膊,倚在塔其米的肩膀边。

  “谢谢你。”乌尔贝特说。
  

  
  【38】

  塔其米是个不会寂寞,不会疲惫,不会想念,甚至连疼都不会喊的孩子。

  他从来就不懂得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的道理。

  不哭不闹的好孩子是吃不到糖的。

  塔其米还温柔的笑着,可他的鲜血终于流到乌尔贝特的脚边。

  于是,不哭不闹的好孩子,终于被注意到了。

  

  【39】

  我能进去你的世界了吗?

  

  【40】

  “谢什么。”塔其米说:“你没受伤就好。”

  流血很疼,可总归没有流泪疼。

  塔其米搂住乌尔贝特的腰,头挨着他,乌尔贝特没有拒绝。

  很快,耳边传来人轻缓地呼吸声。

  【41】

  后来的事就很简单了

  有天塔其米喝醉了,搂住了随后而来的乌尔贝特。
  
  周围的女人投过来惊讶的目光,那里面带着羡慕和嫉妒。

  乌尔贝特觉得浑身难受。

  ………偷偷说,其实也有点小嘚瑟。

  

  【42】

  塔其米把头埋在乌尔贝特颈间,醉醺醺的说:“其实我特别特别喜欢你。”

  乌尔贝特感慨:好嘛,这是把他当成暗恋对象了。

  塔其米接着说:“答应我吧,乌尔贝特!”

  乌尔贝特表情微凝,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43】

  后来发生的事太丧心病狂了。

  塔其米问乌尔贝特那天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乌尔贝特笑容里透露着mmp,对他说了那三个字。

  “乱性了。”

  

  【44】

  我擦嘞!?

  塔其米惊了个呆。

  

  【45】

  “我可是个男人,我得对你负责!”做都做了,(虽然没有记忆这事让塔其米懊恼)塔其米决定撕破脸皮。

  而乌尔贝特瞪着眼睛把话噎回去:“哦,我就不是男人?”

  “那………”

  塔其米心里一紧,生怕乌尔贝特下一秒说: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是我对你负责!”乌尔贝特这么说着。

  塔其米头盔底下的面庞上露出笑容,他张开怀抱,恶劣的恶魔扑进他的怀里。

  时光不老,岁月静好。

  

  【46】

  然后一堆人从门后窜出来,佩罗罗奇诺往乌尔贝特背上一跳,狠狠搂住了对方,安兹乌尔恭还算矜持的抱住两人,泡泡茶壶爬上自家弟弟的背搭在乌尔贝特和佩罗罗奇诺头上,翠玉录干脆就用触手把五人都包住了。

  而被突然窜出来的一堆人淹没的乌尔贝特和塔其米开始怀疑人生。

  嗯,今天纳萨里克大坟墓的日常也依旧沙雕。

  

  (——END——)

评论(11)
热度(119)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