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

小黑这孙子写的也就凑合凑合看。

乌托邦星球

【西汉三人组篇】

【韩信视角】


我端着咖啡走过办公室,恰巧看见刘邦正在削苹果,垂着眸,修长的指捏着锃亮的刀子,面无表情。果皮一长条一长条的落下,湿答答,粘乎乎的落在干净的玻璃桌上,像是蜿蜒的虫子。

屋里没开灯,熹微的晨光透进来,显得明媚美好,却一点也不落在那人身上。

我啜了一口咖啡,吞咽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很大,但那人想事情想得专心致志,一点儿也没抬头,也没发现我的存在。

我只觉得这场景似乎很眼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只有张良会强迫症的把苹果皮削成一长条,也是垂着眸,也是不带表情。

我愣了愣,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之前刘邦那么大大咧咧的人削苹果都是一整块一整块的切下来,苹果被削的惨不忍睹。

低下头看着咖啡,沉思,从什么时候这两人变得越来越像了呢。

时钟咔哒咔哒的走着,刘邦总算削完了果皮,正在一点一点地啃着苹果,把它消灭殆尽,然后擦了擦手,把果核扔进垃圾桶里。

然后张良走了进来:“帮我削个苹果。”声音依旧冷淡不经,把公文包放在架子上,没回头。

“好。”刘邦应了下来。

苹果很快就削好了,张良走了过来,皱了皱眉,然后把苹果切成两半,一半递给刘邦:“一起,我一个人吃不下。”

“…………好。”刘邦接过苹果,微微的笑那人笑着,笑得有些僵硬,然后慢吞吞的啃苹果。

…………

我觉得时间过得无比冗长静谧,只是看着刘邦又把半个苹果一点一点的啃完,心里说不出有什么感觉,觉得有些堵得慌,于是我只好叹了口气,把咖啡喝完,出去洗杯子。

说实在话,我不知道他们俩是什么想法。对于彼此,他们似乎也从不多说什么,和平常的同事无异,上班下班,偶尔我们三个一起出去喝点小酒。

但是张良就要走了,不可否认的是我心里有些窃喜。

我和刘邦一起帮他收拾东西的时候,以为他只是普通的跳槽,想着有空没空的时候还能坐个车见一下面,像以前那样喝喝酒吹吹牛什么的,也就没太伤感,但是他不是。

张良垂着眼睫,手里的东西磕在桌面上发出挺大声音的,然后他说,他要移居国外了,也许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

我看见刘邦帮忙收拾东西的手一顿,声音低哑,明明和平常一样的音调,可是我却听见他的声音在发抖。他说:哦,挺好的。

我们都不再说话了,房间里就一直很安静,静的人心里发慌。

我没敢看他们两个表情,可是我知道一定和平常一样,冷淡的像是刚刚只是和陌生人聊天那样,气氛良好,客套疏远。

送张良去机场的路上,张良低着头看手机,刘邦插着耳机听音乐,看着出租车的座椅出神,而我,无法忍受这么沉默的气氛,不愿意面对,一直看着车窗外一掠而过的景物。

也许我应该感到开心的。

天气很冷,是灰亮的阴天,天空深暗厚重的像是快要掉下来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了。张良拖着一个巨大的铝制行李箱,轮子在地上滚动发出“喀啦啦”的声响,越行越远。

刘邦捏着指,攥着拳,紧抿着唇,抿的泛白。猩红的虫子从指缝间钻出来,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像是绽开的玫瑰,哥特式的艺术在地上渲开,变成深沉的黑。

飞机在头顶飞过,我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反而变得很难过,但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太懦弱了,连给他一个拥抱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勇气,只能陪着他在繁忙吵杂的大街上徘徊。

东风呼呼的吹,异常猛烈,夹杂着沙砺,还有冰冷的寒气,吹的人脸生疼。

刘邦把手插在裤兜里,我远远的跟在他的后面,他一直往前走着,不愿言语。

当我们走到一个桥上的时候,我看见刘邦把一个东西掷出去,指关节攥得发白。我看见那个东西是一把十字架,亮晶晶的,在黑暗的湖面上闪闪发亮,然后被汹涌的湖水吞没。

他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轻轻地呼气,眼泪却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然后顺着,桥栏慢慢的蹲坐下来,把头埋进臂弯里,隐约有些低低地抽泣声。

我站在他的旁边,嘴里发苦。掏出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青色的烟圈还没等到飘散开,就又被狂风卷散了。

我送他回家,他太虚弱了,需要好好休息。他谢过,然后回卧室睡觉,窗帘厚重的放下来,屋里昏暗不清,像是快要发霉了一样。

天忽然开始下雨,雨滴砸在地上,像是眼泪,变成了一些很抽象的东西。

我忽然想起那年暑假,张良带刘邦去教堂,在那里喝圣水,交换十字架,然后再灿烂的午后亲吻,嘴里都带着圣水的甜味。我站在那个喷泉的后面,注视着这一切。阳光洒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显得既圣洁又美好。

教堂的男女众生吟唱着圣词。

我低低的笑了,鼻腔里却有些泛酸的想哭。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

我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然后离开刘邦的家,也许并不算是离开,我只是倚着刘邦家的门,继续抽烟,捏着电话,在考虑要不要给张良打电话。

但是给那人打电话做什么呢,叫他回来么,这是我等了十几年才等来的机会。而且…………那人会回来吗。

我胡乱地想了一大堆,想了给他打电话的后果和不打电话的后果。却忽略了那人正在乘飞机,电话根本打不通。

可是最后我还是没有打电话。

我掂了掂空空如也的烟盒,然后把它扔进垃圾桶里。

等到这场雨下完了,迟早都会有阳光的。

评论(6)
热度(75)

© 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